您的位置:首页 >情感小说

[厨娘姐姐惨遭公公的弟弟修理][完]



我这个美艳熟女姐姐整个晚上都没好好的睡觉啊,心中老是忐忑不安的,我的所有衣裤都被婆婆没收去啦!光了个肥奶、赤裸嫩白丰臀只盖条薄薄的棉被翻来覆去就是无法好好入眠,夜半无情的风对我冷冷地吹着,誏姐姐冷了发抖。就如同“昨夜梦醒时”歌曲,不禁幽幽哼着“……又为谁夜半不归闲了鸳鸯被,记得昨夜蓦然警觉不知道为了谁,一夜梦来梦去无头无尾,窗里窗外漆漆黑,夜夜不能睡啊………”,姐姐是一位典型的贤妻良母熟女,经历了多年风吹雨打的境遇,看似强者但内涵里却多幺的善感脆弱,渴望而执着的在等待,希望真爱一定会来到! 祗想过一种简单的生活,相濡以沫,白头到老啊。 而如今偏偏破船又遇顶头强风,浑身细皮嫩肉被婆婆鞭打,可怜的下体依然挨了一鞭,肿了像个小生煎馒头,尿孔只剩了那幺一点点,几乎看不到啦!尿急,频尿,而尿量又少,整个晚上一双大脚套了双小小木屐板,夹了个沉甸甸、肥嘟嘟的大白屁股「呱哒、呱哒,呱哒」扭啊夹地奔走来回在床和卫生间之间,而每走一步,那被挨打姦淫红肿的二片大阴唇磨擦都会带给姐姐更强烈骚痒感及更刺激酥麻感,差不多是走一步飘把眼泪啊,姐姐好怨恨哦。 天快朦朦亮时,姐姐作了一个恶梦,梦里我变成了游乐场里的旋转木马,不仅要承载游客,还要不停绕着圈子奔跑。日复一日,搞了又忙又累,却无法休息。半醒半梦之中,我一直不确定自己究竟醒了没有?梦里的旋转木马可不真是现实的我吗?迎来送往,不停地承载羞辱与凌虐着身心哦。 姐姐起身一边胡思乱想梦中的情境,一边又顺便去了下卫生间,这时门突然被公公的弟弟打开了,无容置疑的,门是反锁的啊,肯定是婆婆给他的钥匙.这人既低级又下流,猥猥琐琐档次老低,姐心中是一向瞧不起他的,可是他却色迷迷的打姐的环主意,总想性侵姐姐,这回姐姐可有得苦头吃啦!姐有些年纪了,而现在屄心都挨打了涨肿得利害啦,就求您饶了姐吧!自从那口子走后,说也可怜,姐姐大腿根部总是被他掐了青一块紫一块。那股如螫如蝨噬心般的痛!也曾被他无情鞭打,他比姐年青力气老大,这挨鞭打实在是惹不起噢,姐怕他噢。人在屋沿下我可得要诚心认输哪! "哇……哎哟喂,大爷,老板,早...您早啊.”姐不由得捡了一角棉被遮住了赤裸身体,惊恐地小声打个招呼,勉强挤出一抹苦笑,但姐姐明白最羞耻和最难堪的一刻就要来临了,他肯定不会饶了姐,各种阴招环点子都可能要玩弄姐赤裸裸的身体,天哪!?昨晚才被公公摧残,而一早公公的弟弟又得侍候,简直乱了套啦!……婆婆您好卑鄙好狠对付我哦!”。 "大脚婊子,大爷鞭打你的滋味可还记得吗?妳要听话,我指那里,妳就乖乖侍候我舒服为止!"姐姐魂都飞了,惊恐的点点头,"爷欢喜骚浪听话的女人,你如果做不到,可甭说爷心狠手辣哦!跪下!跪在地上听候发落吧!听说妳的屄头被挨打啦,再试试爷的鞭子抽打大屄滋味吧!",唉,昨晚的事又传开啦;同时姐立刻掀开棉被一骨落爬起,赤身露体乖乖跪在地上,不敢怠慢气势全消啦,颤抖着静静的等待着接下来的凌辱吧。 凌辱前,他摸出鞭子,一手倒抓用鞭头狠狠戳了姐姐的下体一下,“喔唷!”姐惨叫了一声!"妳说!女人这东西奇怪不奇怪?穿着好衣服的时候,那高傲的样恨不得能把你拒之千里。可是当她在你面前脱了光光,就像妳这烂婊子喽!"他叽讽着姐,"妳给大爷好好舔舔,别想偷一点懒哦!用舌尖哦,妳要比妓女还要贱哪!"这下流的语言把我比作妓女还贱,这话就像小银针一样一下下刺痛着姐姐的心,侮辱着姐姐的自尊。屈辱的感觉让姐真想大声的哭出来,但不敢这幺做,绝对不敢!他带来鞭子哪,祗能委屈的含着泪赤裸跪爬过去,如条母狗缓缓吞入他的阴茎,把龟头留在嘴里,用舌头舔过几遍后才吐出。再用舌尖往阴茎根部舔去,让整个阴茎在姐的玉手上摩擦一会儿,从根部再往下舔到他皱皱的阴囊皮上,然后用手抬起阴茎,把一个睾丸整个吞入嘴里裹弄吸吐,用心的服伺再吐出换另一个睾丸撸着。姐姐一想到鞭打身子,痛到骨子里的感觉,不敢一点抗拒,不敢一点出错,姐害怕,怕死他啦! 姐姐再次将他的阴茎整个吞入嘴里,用舌尖不断刺激,慢慢吐出来,再含入喉咙深处,用舌尖挑逗他那敏感的软沟马眼。 唉,姐姐无奈又无奈的挺直了身子,仰起脸把嘴微微发抖,粉颊贴在他的肛门上舔着,先是用舌头在肛门周围画着圈,然后用舌尖舔进的肛门深处,没法子无奈向里面一探一探的轻点着肛门,情何以堪不敢嫌脏啊。姐姐只盼望着温顺的服务能换回些手下留情哪。 “行了!大脚婊子,妳再吹老子就要射了!”,姐自怜如此般作贱自己,祗嗯了一声."妳这婊子的肥奶可真大!大爷没看清楚妳的骚屄。现在就让我瞧个清楚吧!快把你的腿分开!让爷好好看看妳的骚屄!”。姐姐在他的胁迫下,跪了半蹲,缓缓的分开修长白晰的大腿,无奈大腿根部仍有被他掐了乌青一块的痕迹!姐整个人都在发抖,大脚踮着而泪珠不断泊泊延脸颊滑落,只能用手微微挡住神秘的花园。"不用爷教妳吧,先剥开给我看看,妳的浪屄洞里有没有洗干净啊?臭不臭啊?”他变态无耻的命令着姐姐。 但姐姐不敢也没有反抗这种无理的要求勇气,"我的屄被打了好肿哪."姐姐幽幽的说道,祗能用修长的玉指慢慢拉开肿肿的二片大阴唇,粉红色的耻肉和洞内嫩褶一览无遗的暴露在他的面前!以前让人仰望难及的美女甥媳妇,现在双腿分开、自己拨弄性器官给他看,姐已四十多岁啦,世事真是千百转整惨姐啦。姐害怕鞭子打啊!尤其小屄昨夜打肿,今晨若惹火他再挨几鞭在屄上,哪姐的生殖器可肯定皮开肉裂,姐心头一震都不敢往下想啦! “妳的阴蒂在哪里啊?用手揉一下,自慰到出来啊!”他抓着姐的手,强迫伸到姐的下体屄心上。“唉……嗯,啊呀.”姐感到羞辱与无奈. 认命的轻叹了口气,用指尖拉开自己红润润的肿涨的耻户,把一对鲜嫩的大,小阴唇向左右两边分开,敏感的肉蒂从绽裂微肿的包皮间露出一点头部犹如半粒花生米。指尖颤抖的剥开耻缝上端的幼嫩包皮,轻轻的碰着敏感仍发肿的肉豆,唰唰唰啊唰唰唰。下体酸,痛,痳,养,酥,涨!指尖打了圈子磨啊磨着隂核和轻捻着屄头,犹如数万个蚂蚁不停地螫咬着!姐姐这时干脆轻轻的用指甲刮了刮那阴道内的红肿嫩肉,玉手转到股间用食指塞抠自己菊花内心又转挖阴核,脚趾踮高半蹲的肥臀摆了又摆,“嗯,啊呀!……啊唷唷喂噢!”姐浑身上下一颤一震,发出更加淫荡的呻吟。感觉到自己的屄湿湿热热的,心头一浪,纤细的脚踝不停轻抖,大脚玉足性感的高高弓起,修长的脚趾头不自主的微屈着,“唔…啊唷哟哦!”,也不理一阵下体酸麻酥痒,洩出一泡浓浓骚香阴精! “舒服吗?舒服就要大声叫出来吗!抬起头来眼睛看着我!不准低下去,再连续自慰出来!”,姐咬着嘴唇啜泣着,艰难地抬起满是泪痕的脸,无奈地点点头。他蹲在姐的双腿间,充满邪气的目光刚好平视着姐的阴部。 羞辱得姐姐浑身发抖,泪水不断的从巧丽的眼眶滚下来,呼吸也有些乱了,但姐姐不得不用媚眼瞟睇他一眼,时而高时而低的淫声哼着"啊唷喂哦,啊哟哟啊....啊唷喂哦。",姐那乌黑的微卷的耻毛、通红的肿涨的阴唇,还有那粉红的肛门纤毫毕现在他的眼里。姐吃力地蹲着,大大分开自己的双腿,阴部被绷得紧紧的连肿大的阴唇也都张开了,而阴道口也撑得老大,看到粉嫩粉嫩的软肉跳动着,这时姐的骚膻体香味儿也散布满室。 “现在妳告诉我!妳从哪里撒尿啊?”他无耻的问道, “呜呜”姐哭着无奈轻轻摇着头,心想这种折磨可好血汗辛苦哦。“就是这儿……都被打肿啦。”姐姐只好用两个玉指剥开自己的阴唇,另一根手指插入自己的阴户摸索着露出阴道和细细的尿口,“就是这里……肿啦,好肿好痛哦,看不到啦。”低声说道。 “好,现在妳自己狠狠自摸自己!记住可别唬弄我,今天妳如果没让自己达到高潮三次,我是不会饶过妳的!婊子,你的屄头就会嚐嚐鞭子狠抽的味道吧!”,他这恶魔残酷的命令着姐姐。“嗯……知道啦。”,姐姐怕啊,被羞辱得面色惨白,但不敢反抗,立即将手指插进自己的嫩穴中,轻哼了一声,面颊羞红的低下脸,手指不停的抠揉阴户,心中想着最淫荡的事情,水淋淋的嫩洞已经发出啁啁滋滋的淫秽声音,缠绵不断颤声呻吟着,诱人的双唇不住颤抖着,手指在阴道抽插的速度时快时缓,时缓时快。终于姐姐已经无法自制了,姐一阵昏眩,另一只手情不自禁的伸上胸口,一边揉着自己乳房、姆指和食指还捏捻着充血的乳头。“喔……我要……到了……呜……不行了……啊唷喂哦!啊哟哟,我的魂儿都飞上天啦!哇!老板爷啊,大脚丢身喽”,姐姐娇声叫着快到了高潮。浑身一阵乱颤,脑中稍微发晕,马尾散了,如丝般的飘逸芳香的秀髮微乱飘盖在曝露祼胸前,姐的十根白嫩艳丽脚趾用力的弯屈顶高半蹲的屁股,乳头都被自己指甲掐了翘了高高。姐那两片鲜红肿涨的阴唇像两片小厚嘴唇张开着,不断吐出亮晶晶的粘液,高潮一阵阵袭来,透明的骚液阴精从阴唇上垂了下来,成一条细线注入在地上。肏刷的越快、越重,阴精粘液也流的越多…… “大脚婆娘!这麽快就丢身啦!几次啊?婊子,还是我帮妳过过瘾吧!”,“爷,有三,四次啦,真的受不了了!”,而这时他把食指插进了姐的屄内,指节粗鲁地碰撞到那肥嫩的下体时,发出“啪滋!啪咑”响亮的肉声,姐被搞了一愁莫展、束手无策。 “呀……啊……不…不要了!不要哪……噢……真的受不了了!哟哟喂啊」”那种感觉可真是欲哭无泪痛苦的叫呐哀鸣了起来,晶莹骚香的淫液从姐姐两腿间不停地溢溅出来了。 “喷了!喷了!真是个骚货浪屄!大脚婆喷精啦!”他如野兽般兴奋的叫嚣起来,“啊……嗯……嗯,啊哟哟哦,啊唷喂喔!”,姐分不清流下的是浪液?骚水?阴精?还是丝丝热尿? 姐豁开出去啦!束性闭上眼睛,蹲着大声的呻吟起来。他的手从姐姐阴阜的位置向下滑动,继续引逗着,将中指深深插入了姐的阴道,是因为是脚趾踮高人半蹲,男人中指一下子接触到处女膜的残片区,只觉得稍微有些不太平整,似乎有一些柔软的锯齿状嫩肉。随后就摸到一个稍稍微硬凸凹半球体的组织,约有拇指前部那样大小,表面并不光滑,比舌头上的味蕾稍大一些。他知道,这是女人屄里的“味蕾”,“G”点哪!他用手指来回摩挲移动的时候,感觉这个地方的突起更加坚硬,甚至有起竖的感觉。于是不断探索磨蹭,一下子轻一下子重重按下按摩。姐难过死啦,快涨死啦!下体阴道也被弄得更加疼痛中加了几分兴奋,姐竭力地扭动着身体迎合着摩挲刺激止痒,而屄道流出的液体更加多了。 “嗯……嗯……啊……哟哟喂,啊唷哦!涨涨涨!要洩啦!喔唷喔哟哟!”,对姐而言,大约过了一世纪,阴核坚硬勃起,姐终于大声叫喊起来“呀哈哈……噢哟喂啊!哦哟哟喔!喔唷唷………”,一股液体从姐的阴道口喷涌而出,白花花的洒在地上,紧接着又是一股热流……喔唷喂,整个屄内外都搞了红红火火,火辣辣地!。 他把鞭头塞进姐的屄里胡乱捅一阵又一把扯起高潮不止的姐姐,很清楚的观察到那红肿潮湿的屄口淫水直流,用双手从背后托着姐的肥臀及大腿根部,将阴道口对准自己直立怒胀的阴茎,然后往下一沉,这样阴茎就嗖的一下直插进那娇嫩肿涨的小屄。“啊,屄老肿的啦,饶了我,别干哪,痛哦!等屄消肿后我会好好服侍你的啦!浪给你啦!”他不理会我的苦苦哀求,把我拉到床旁,用力抬起左腿。姐姐不得以,只有顺着意将一条腿褂靠在床沿大字状仰卧着,而另一条右腿脚掌就贴在墙上!当姐姐那 修长的双腿分开时,姐已经感受到阴户里一次又一次受到了猛烈的攻击和激烈的刺激。他用力抽插着,而姐这时屄内有着非常敏感的反应。一下,二下,三下……足足数十多下! “唔!……啊!……啊哟哟,啊呀喂哦!”男人兴奋地毗牙裂嘴全力冲刺,连续抽插。而姐姐冒出痛苦的哼声,高耸的双乳随着擦屄节奏荡漾着、晃动着。祗好拼命咬牙防守这疯狂攻击,挺高胸部,扭动雪白的屁股。并不时的发出不知是哭泣还是喘气的声音!你可知道,姐姐不是个淫荡妇人,屄已经被打成如此红肿,还要配合这老大阴茎变本加厉的抽插,全无招架能力,心智上毫无快感,不得不旋转着迷人的肥臀不断上顶就盼早早结束这场游戏也怕挨鞭打啊!这真是人间惨剧啊。 男人用力的狂抽猛插了数分钟,突然发出一声闷吼,他把阳具深深插在我的子宫里,开始猛烈喷射。他弯腰吮住姐姐的乳头,一边阴囊一抽一抽的射精,一边吮吸想吸出姐的奶汁,直到射完了他还在抽动阳具,继续吮奶,咬了好痛好痛,才依依不捨从姐的胖胖嫩嫩打肿的屄内滑出这早已软缩的阴茎。 “妳的屄可真紧哪,包了我像个黄花大闺女在干处女开苞啊!“,这话不知是嘲讽,还是讃美!? ”人家的屄被打肿了,祗剩一条缝啦,干了我老痛哦。“,姐姐诺诺唯唯小心答道。 “那肿没消前,大爷可得多干妳几炮!”。姐姐呆住啦,不知如何是好。 “噢,对了,下回干妳前,爷要好好抽妳的屄几鞭,屄缝再窄一点,爽啊!”。是魔鬼好没人性哦,姐姐听了直打哆嗉! 姐姐真的不是天生荡妇淫贱女人,只是屄内被这般机械式遭塌达到了性高潮顶点,心中可丝毫无快感啊!姐姐祗想吃吃素,昄依佛门,念念经度过无性的生活。当萎缩的阳具滑出时,姐连眨一眨媚眼和动一动秀眉的力气都没有了,那雪白的肉体一下子就瘫倒在了地上,活像个扒光的大白兔!脑中一片空白,肿涨的下体则布满了淫液。 爽快完了姐,马上翻脸,“别偷懒,穿上到橱房去烧饭!”,天哪,我的妈啊!姐每天可完要煮十七,八人份的饭菜!从烧洗到蒸炒,洗菜洗炉灶洗碗可祗有姐一人哪,一做不好可得被剥了光光绑上架子挨毒打啊!鞭子抽,棒打下阴,攥大脚板底,什幺酷刑都上姐姐,姐的活可真是血汗难挨真难熬噢。 而婆婆是摆明要姐姐出丑啦,竟然没留一件内衣,奶罩,三角裤给我穿!姐姐是超生气的,赤了身颤抖套上了带来的薄薄旧睡衣,二个奶头翘着看了一清二楚,犹如二挺机关枪,裤子也遮掩不在跨间的春光!大脚无可奈何地套了双小二号木屐板,白嫩嫩的大脚踝裸露活像个小白肉粽,姐姐夹了个肥白大屁股「呱哒、呱哒」走进厨房。唉,等了被这些借故进厨房的男人,送菜的,卖肉的,警卫来占姐的便宜吧,吃姐的豆腐强暴吧!姐姐被推入厨房面对好大一堆食材,硬撑了疲惫身体,不由二行清泪泊泊淌流下来啦! 【完】 文本长度:11460字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