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校园春色

爱与M女

爱与M女


A 学校高中部,高二B 班。课间,雷家斌满身大汗,带着一盒最新的柠檬茶屁颠屁颠的跑到李晓玲面前。「喏!这个柠檬茶挺好喝的,今天才在楼下小卖部看到的!给你尝尝?」李晓玲停下笔,微笑接过柠檬茶:「谢谢!」然后放在桌子上面,继续专心的写作业。李晓玲的同桌,张燕看着雷家斌,不禁露出戏谑的微笑。面对着不冷不热的李晓玲,雷家斌也不好再说话,耸耸肩就走开了。雷家斌喜欢李晓玲,李晓玲态度不明。这个事情整个班都清楚。雷家斌连续一个月,天天变着花样接近李晓玲;李晓玲却不冷不热,好意收下,人不收。搞得雷家斌无比郁闷。李晓玲也是个奇怪人,人确实漂亮,说是班花也无不可。但是,她却几乎不与班里任何人交往,只有她的同桌张燕能说上两句话。另外,这人无论何时何季,都穿着校服长裙,上身总是披着一件或厚或薄的外衣。而且,平时很少走动,除了去厕所,几乎就坐在座位上,至于体育课,一律不上。面对这么一个怪人,看来就雷家斌有这个心情去追求了。春去夏至,期末考试结束的第二天。班里的人扎成一堆一堆的聊暑期活动。李晓玲依然固我,坐在座位上,和同桌有一句没一句的聊着。雷家斌拿着两张电影票,跑到李晓玲面前。张燕一看到他,翻了翻白眼做个鬼脸,自觉地走开。雷家斌当然不客气的坐到她的座位上。「哎!晓玲,今晚钢铁侠4 首演,我好不容易才抢到两张票。一起去看吧!」这次李晓玲没有拒绝也没有答应。定睛看着雷家斌。直到把雷家斌看的有点发慌。末了说道:「今晚8 点到我家门口吧!」说着,刷刷刷的写下自家地址,递给雷家斌。「是!」雷家斌兴奋的大喊一声。全班人立马齐刷刷的把目光投向这个兴奋的男孩。不约而同的一声:「唉!」晚上,雷家斌匆匆吃过饭。换上最帅的衣服。扬手截过出租车直奔李晓玲家。李晓玲家是一栋两层的房子。雷家斌站在门口,整理了一下赶路而稍凌乱的衣服,深呼吸,按下门铃。「叮咚!」门立即开了。开门的却不是李晓玲,而是,一个中年男人。雷家斌吃惊之余,觉得这个男人很眼熟,在哪里见过的样子。「是雷家斌同学。请进来!」男人热情地把雷家斌让进屋子。在沙发上坐下,泡起香浓的茶。这时雷家斌终于想起来了,面前的男人是市教育局局长,张农。他脑袋如雷鸣般轰一下。想不到泡妞泡到了市教育局局长的女儿那去。等等,女儿?李晓玲姓李的吧!张农看着雷家斌变幻不定的脸色,把一杯香浓的茶放到他面前,笑道:「雷家斌同学啊!本来呢!我是不反对学生谈恋爱的。不过!晓玲她不是你能追求的!」对啊!教育局长的某亲戚,我果然挑错对象了。雷家斌站起来气馁的说道:「张老师!对不起!我……我现在就走吧!感谢您接待我了!」「等等!」张农拦住雷家斌「晓玲有话想跟你说。我有事要出门一趟。你们两人聊。」说完,拿起桌面上一个类似遥控器的东西,按下按钮。房门打开,只见李晓玲穿着长长的睡袍,双脚穿着黑色的丝袜,一步一步的挪向厅子,看上去有点不舒服的样子。转眼看去,张农已经出了门口了。屋子里就剩下雷家斌和李晓玲两人。李晓玲轻喘着气,挪着步子走向沙发。雷家斌急忙跨上一步要扶,却被她轻轻的推开了。她将就着身子离雷家斌远远地坐在沙发上面。雷家斌立刻就听到一阵不知道哪里传来的「兹……」马达声音。「雷家斌。谢谢你追求我。」李晓玲低声说道,「但是,正如张老师所说的,我不能和你在一起的,永远不可能。」「我知道!你是……」李晓玲摇摇头,不作声。双手慢慢的把束着睡袍的腰带解开,双肩耸动,睡袍轻轻的滑落……少女的眼泪也随着睡袍轻轻的滑落。泪滴划过脖子,脖子上套着闪耀着银光的项圈,项圈无任何接缝,完全一体;泪滴划过双乳,稚嫩的双乳化成两朵鲜艳的玫瑰,玫瑰的中心那原本粉红色的乳晕被镶嵌上金色的花蕊状的乳圈,一对乳头被金链相连着,金链的两端穿过小巧的乳头连至腋下;泪滴沿着两朵鲜花滴落在肚脐,肚脐四周化为菊花的花瓣,肚脐中心嵌着黄金打造而成的菊花花心;菊花的花心那挂着一条银链,眼泪就沿着银链往下滴落,直至阴蒂那挂着铃铛的小环,少女的整个阴部纹上一只七彩的蝴蝶,沿着蝴蝶的翅膀,由一颗颗细小闪亮的钻石勾勒出诱人的曲线;两边的阴唇,两对金色的阴环,一条震动着的假阳具正被它们束缚在阴道里面,折磨着少女;少女震颤着双腿,右腿根部,纹上了一圈带刺的藤蔓,藤蔓中纠结着两个字:「张农」,左腿同样也带上一圈藤蔓,藤蔓纠结成一个单词:「slave 」。少女泪眼模糊的看着少年,抽泣着说道:「对不起!请……请你走吧!」雷家斌忍不住伸手,想把哭泣的少女抱到怀里。少女震颤着双腿站起来后退一步,眼睛扫向屋上角,雷家斌沿着视线看去,摄像头正正对着他们两人。雷家斌不甘的说道:「我报警!」「别!」少女慌忙摇头说道:「报警的话,我爸妈就死定了!你走吧!」说完,也不顾体内的假阳具疯狂震动着,把雷家斌从沙发上拉起来,推出大门,再狠狠的关上。门外的雷家斌头脑发胀,拖着步子往回走,突然脖子似乎被蚊子叮了一下,顿时天旋地转,卧倒在路上,手心处握着一张未曾来得及看的纸条。自此,李晓玲从学校里彻底消失。老师只简单的说了句退学。同学们也不会在意这个本来就没存在感的人。只有雷家斌心里一直惦挂着这个女孩。10年过去,雷家斌算是事业稍有小成。他在当年女孩住的地方附近买了一栋小别墅。每天上下班都故意驾车经过那条小路,期望能知道一点李晓玲的状况。一天下班,雷家斌驾车跑到那个路口,却被警察拦住了。「前面火警,绕路过去吧!」雷家斌心里一个突兀「那一栋房子?」「245 号!」雷家斌急忙跳下车,一把推开警察:「我朋友住那栋房子!让我进去!」警察看着这个年轻人的身影,没阻拦,只是默默的拿起笔和罚单……起火的正是李晓玲住的房子。火已经扑灭,房子烧得通体乌黑。消防员、警察、医护人员进进出出。一会儿,一具被白布覆盖的尸体被抬了出来。雷家斌紧紧盯着那具尸体,好几次忍住了冲上去揭开白布的冲动,直到尸体被抬进了救护车。突然,一种被盯视的感觉如闪电一般流遍雷家斌全身,他自然地往视线方向看去。一条暗巷边沿,一个女人靠墙站着,正正是盯着雷家斌。难道是她?!雷家斌小心翼翼一步一步的走近女人。女人的轮廓越来越清晰,如魅如妖的气息扑面而至,染成金色的长发披肩,穿着大衣,袖管空空的,似乎双手缩在大衣里面。她化了浓妆,看着雷家斌的眼神复杂而哀伤,又带有一丝庆幸。雷家斌走到女人面前,终于认出来了,这个女人正是他10年来惦挂着的女人,李晓玲。「你……你没事就好了!」雷家斌结巴着说道。「火是我放的。」「那你还不快走!跟我来!」雷家斌一把揽过李晓玲的肩膀,大步就往暗巷里面走。「啊!」李晓玲身上金属清脆的声响,伴随着她的一声轻呼:「走慢一点!」「呵呵!对不起!我忘了……」雷家斌突然闭嘴,扶着李晓玲一步一步的往前挪。雷家斌不敢带着李晓玲回去小车那。只有半搀扶半抱的样子揽着李晓玲一步一艰辛的走到家。李晓玲满脸红潮,全身颤抖着。刚关上门,李晓玲突然跪在雷家斌面前,双手熟练的掏出他的阳具,好像宝贝一样轻吻着,舔着,吸允着,嘴里还模模糊糊的喊:「给我!快!」雷家斌一时不知所措,任由李晓玲的嘴巴逗弄得阳具如火棒一样挺直,烫热。李晓玲一手握住雷家斌的阳具,不断的套弄,一手扶着墙壁站起来,背向雷家斌,把大衣撩起来,一对成熟女人该有的美腿顿时展现在雷家斌面前,可以看到两条腿满满的纹上一对龙凤,龙凤的头部在臀部交会,尾骨的地方纹上了一颗烈焰缠绕的明珠,伴随着各种装饰花纹,由双腿至臀部的肌肤已经完全被覆盖。假阳具依然被锁在小穴洞口的阴环。在洞口靠近屁眼的多穿了一个环,一条银链穿过阴部所有的环,从后背往上伸延,另外两条链扣住这一条链,在脚裸处各连接上银色的脚箍,一双白褶的小脚没覆盖上刺青,每个小脚趾都圈上了银色的小环,小环却与脚下的高跟凉鞋相连着。雷家斌看得呆了。李晓玲却急了,用力一捏雷家斌的鸡巴:「快拿个钳子!帮我把假阳具拿出来!我快疯掉了!」于是雷家斌甩着大鸡巴,跑到杂物间稀里哗啦的找出了一个钳子,几下把扣着假阳具和阴环的锁剪短,假阳具顿时随着一股潮水直喷到地上。「啊!」李晓玲尖叫一声,双脚一软倒在了地上,她喘息着,手往后探抓住雷家斌的鸡巴往自己身上扯:「快!进来!」雷家斌顺势往前挺进,阳具冲进了小穴,直撞花心!李晓玲又一阵抽搐。雷家斌双手扶着李晓玲的腰部,一下,一下冲击着她的小穴。李晓玲在扒在地上,疯狂的抽搐、叫喊,身上各种金属器件发出一阵阵清脆的声响。一轮狂风骤雨般的冲击后,雷家斌上身伏在李晓玲的后背,稍事休息。李晓玲趁机上身一挺,把雷家斌压在身下,背对着他坐起来,然后双手轻轻的把大衣从身上褪下。一副妖艳的画面顿时抢占了雷家斌所有视线。李晓玲的后背同样被刺青完全覆盖:鬼王舔着嘴边的鲜血坐在王座上,周边是地狱的烈焰,几名赤裸的女奴绕着鬼王承欢。不过,妖艳的画面却被一些小瑕疵妨碍了。从小穴洞口往上延伸的银链穿过后背的画;脖子上原来的项圈已经换成白银构成的美丽花纹镶嵌在她的脖子上;从后背看到花纹下端还挂着一个小环,那银链的另一端就扣住这个小环,在银链的中间,又伸出两条银链,扣向了腋下的穿环。「好看吧!」李晓玲转头妖媚的一笑,「这副刺青是我要刺上去的。他是个恶鬼!我一定要把他扔进地狱!」雷家斌轻抚着背后的画幅,说道:「你已经做到了,他进地狱了!」「我知道!他进地狱了!我也成了恶鬼留在人间的累赘!」「你不是累赘!我会永远和你在一起的!」「嘻!傻瓜!我这种身体!你还要来干嘛!你放心!我不会缠着你!我明天就会走的了!」「不要走!」雷家斌从后紧抱着李晓玲,双手抚摸至双乳,突然摸到了一条金属棒!「这是什么东西!?」李晓玲转过身:「自己看呗!」10年前少女稚嫩的双乳,现在已经发育成女人丰满诱人的果实,果实上依然覆盖着妖媚的玫瑰,乳晕上的金黄色花蕊仍然闪耀着淫荡的光芒,乳环、乳头间的银链却换成金属的棒直穿双乳头。金属棒两头的银链紧扣腋下,两边腋下的环,同样由银链连接了手腕处的镶嵌在肌肤上的白银花纹。另外,棒子中间一条银链连着脖子的白银花纹,另一条连向肚脐原来的小环。「为!为什么!」「为了你呗!」李晓玲撇撇嘴说道:「上次你来我家!之后张农那混蛋就在我身上下了这些东西了!」「你这……不是全身上下都连在一起了!?」「当时刚装上的时候还好!我长大之后这些东西拉得越来越紧,现在每动一下都会拉扯到那些地方。现在没事我连动都不想动……」「可恶!这样你更不能离开!李晓玲!你知道吗!我等你等了10年!那天我离开你家直到现在,我脑里都缠绕着你的影子!别走了!这里就是你的家!没人会再欺负你!我会永远保护你!」「你这算是表白吗!」李晓玲紧咬下唇,盯着雷家斌的眼睛。「是!」「傻瓜!天下就你这么一个大傻瓜!」李晓玲哭笑着,把雷家斌按到在地上,伸出训练有素的小舌头,一寸一寸的舔吻着雷家斌的身体,成熟的臀部旋磨着雷家斌的阳具。这是她有生以来,第一次,身心都如此渴望服侍一个男人。最后,两人都疲累了。李晓玲从雷家斌身上爬起来,捡起假阳具往自己小穴里面塞。「你怎么?」雷家斌疑惑的看着李晓玲。「我十几年来,几乎都塞着阳具过日子。我真的没办法离开它……」「呃!」「对了!」你这里有没有小锁头,我得把它卡住……「「有就有」雷家斌露出了调皮的笑容「问题是钥匙归我管不!」「白痴啊你!」李晓玲没好气的说道:「不归你管还要归谁管!」「嘿嘿!」雷家斌兴奋的从地上蹦起来,重重的在李晓玲脸上亲了一口,直奔向工具间。李晓玲把几个小锁头扣住假阳具,把钥匙递给雷家斌,轻轻扯了扯身上的饰品,说道:「最后我想告诉你,我不想再有一个人看到我这种身体,所以,如果你有本事,就把这些东西亲自摘下来,要不行就让它们留在我身上!我不想找别人来帮我取下这些东西!」雷家斌紧抱着李晓玲说道:「我一定要亲自把这些碍眼的东西摘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