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校园春色

爱恋

爱恋


今天是采葳和通信五年的笔友阿劳见面日子,采葳今天穿著的是一件短袖浅色衬衫,一条牛仔裤,虽然朴朴素素的,但是也看得出她身姿相当婀娜。他们走在一起,保持著刚认识的拘谨。一起去的学姊凤文则是很积极的找著话题,闲谈中,阿劳的个性看来安静内向,说话当中喜欢笑,没有心机的样子。而阿劳也被采葳那美丽的外貌和纯朴的心所吸引了…逛完街,凤文又提议要去看某电影,其他人没有意见,於是一起到老虎城的电影院。年轻人在一起不免吵吵闹闹,不拘小节,很快就彼此熟悉了。进到电影院里头的时後,正巧熄灯,四人伸手不见五指。阿劳再蠢也知道要把握良机,轻轻牵住采葳的小手,摸索著寻找座位。采葳纤手被阿劳牵著,脸儿羞得通红,心儿蹦蹦乱跳,感到手心传来男孩的体温,不禁又怯又喜。等得坐到定位,阿劳也不把手放开,就这样握著采葳,采葳芳心大乱,不住偷偷的用眼角瞧他,看他很专心的看著电影的样子,好像没有别的意思,只好就这样乖乖的让他握著,直到终场。从电影院出来,采葳怕学姊看见,就不肯继续再让他牵著了。这时候时间晚了,学姊忽然接到电话有急事要处理,要阿劳送采葳回去。而阿劳当然满口答应,采葳则踌躇起来,不晓得是不是要让他送她回去。阿劳送到采葳住的外面,他是个鬼灵精,便说:“采葳,我好急啊!可以借用一下厕所吗!”如此一来,阿劳就可是一窥采葳的住处了,采葳没想到突然会变成只有两人单独相处,坐在床头上,心里头七上八下,心想难到这就是恋爱的感觉。“小采,虽然我们今天是第一次见面,但是我们已经心灵相交五年了对吧~~”“嗯!!”阿劳现在不肯放过任何机会,马上乘势又拉起采葳的小手,采葳愣在那里,呼吸也逐渐短促起来。这时阿劳捧住她的脸蛋儿,细细的端详著,她闭上双眼,不敢看他,他就吻了上去。采葳感觉一副热唇亲上自己的小嘴,嘤咛一声,身体差点都软了。阿劳紧紧的将她搂住,吻得她更失去心魂。他舌头轻易的叩开她的双唇和牙齿,向她的香舌逗弄,采葳的丰满乳房顶著他的胸膛,正快速的起伏著,她初尝恋爱KISS的美妙滋味,不自主的伸出香舌回应。两对情人分别在屋内屋外忘情拥吻,世界彷佛停了一般。采葳的双臂不晓得在什么时後已经缠上了阿劳的脖子,他的手则轻轻的在她背上爱抚著。一双手掌到处游移著,采葳感到不住的晕眩,手脚四肢酸淋无力,只任得他为所欲为。阿劳知道她已经无意反抗,便更加放肆起来,他将采葳吻倒在地毯上,右手大胆的轻采她胸前的蓓蕾。采葳的乳房再次被男人侵犯,心中知道应该要推拒才对,却抵不住那阵阵新奇的快感,不自主的扭动起娇躯来了。阿劳见一招奏效,於是得寸进尺,手指偷偷的解开衬衣得钮扣,魔掌急伸而入,肉贴肉的抓著了右边乳房。他早就发现采葳胸部很有本钱,却没想到她的乳房美妙到这种程度。细嫩粉幼,又带弹性,饱饱满满的一手握不完全,他隔著胸罩按压著,左手继续打算解开其余的钮扣。不一会儿,阿劳已经将她的衬衫完全解开,露出了雪一般白的上身。故意又用指头轻按著她的乳头位置,即使隔著胸罩,也可以感觉到那一小点尖尖突突的,想必是兴奋引起的硬挺。他只让采葳稍喘过一口气,便又回复攻势,时揉时捏的,而且还伸入到胸罩里面,对乳尖搓搓拉拉,直弄得采葳唉声叹气,求饶不断。後来,他索性拉下胸罩,采葳的美丽胸脯清楚的呈现在眼前,她羞臊得用双手遮脸,反而便宜了旁边的大色狼,正好贪婪的饱览她胸前的美妙风光。采葳的乳房果然比目测更大,更圆,更白皙动人,更饱富弹性。她的乳晕只有淡淡的一抹粉红,乳头小小尖尖的,他张口便含住了一个,吸吮舔舐,百般撩拨。采葳再也把持不住,娇哼起来:“啊……嗯……不要……阿劳……你放过……我嘛……饶过……我……啊……怎么……这样……嗳呀……嗯……”阿劳又用牙齿轻咬轻啮,采葳更颤抖得厉害:“嗳呦……轻一点……啊……”采葳已舒服的神智不清,於是阿劳放胆的解开她的腰带,褪下牛仔裤,看见采葳内里是一件小巧的淡蓝三角裤,丝质的布面有著明显的湿渍,他用食中两指一探一按,果然黏滑腻稠,淫水早泛滥成灾。采葳惊觉被阿劳发现自己羞人的秘密,身子震得厉害,忙要阻止却是来不及,他的魔指顺利穿过裤缝,侵入了潮湿的根源。采葳一时之间全身的妙境都被他彻底攻占,只有任人宰割的份,而且各处都传来以往不曾有过的不同的快感,又盼望停下动作,又盼望不要停止,芳心乱成一片,欲死欲仙了。阿劳以为采葳似乎是认命了,嘴上没停止对双乳的吸吮舔弄,两手从容的解除自己身上的衣物,剥了精光,再除掉采葳仅存的那条小内裤,两人便赤裸裸的相拥在一起。采葳鼻中嗅著男人的体味,身上的要害以经全部落入男人的掌握,只有无助的发著呓语:“唔……嗯……啊呀……”阿劳让她和自己面对面的侧躺著,重新吻上她的樱唇,一手拉过她的大腿跨到他的髋股上,并且手掌在她的腿上来回爱抚著。这样一来,坚硬的大肉棒自然的顶在小穴口。阿劳逗出了采葳的骚模样,便问她:“舒不舒服啊?”采葳才不愿回答,紧闭著双眼,抿著小嘴。“不说的话,我就要停了哦……”阿劳作弄她说。说著真的停止了磨动,采葳急了,忙摆动粉臀寻找肉棒。“舒服……很舒服……不要停嘛……”求饶说。“那你叫我一声哥哥。”“哥哥……”她乖巧的叫了。阿劳满意的将肉棒放回穴口,再次来回磨动,而且还尝试著将半个龟头探进小穴之中,采葳美的直翻白眼,脸上露出傻傻的微笑,一副满足的淫浪模样。我见她没有痛苦,肉棒於是一挺,整个龟头已经全塞进了穴儿之中。“好痛啊!”采葳紧皱著眉头,惊呼了一下。阿劳知道这时不能半途而废,狠著心,仍然一抽一送节节逼进,采葳痛得直捶打他的胸膛,却哪里能阻止得了他的深入,终於阿劳觉得龟头顶实了穴心,已经全根到底,这才停下动作。采葳哭得泪流满面,恨恨的说:“教人家叫你哥哥,你却一点也不心疼我,我好痛啊……”阿劳真的很抱歉,他说:“对不起……,我怎么会不疼你,真的,这样子你才痛得短,马上就好了,小亲亲。”“谁是你亲亲,你就只会欺负我。”阿劳听她又嗔又娇的,忍不住去亲吻她的唇,采葳自动的用小舌回应他,俩人搂得死紧,两条蛇一样的缠在一起。不知道甚么时候开始,大肉棒慢慢地在轻轻抽送,采葳已经没了痛苦,反倒淫浪了起来,脸上又浮现舒服的表情。“哥哥……哦……哦……”阿劳逐渐加快抽插的速度,她也都已承受得了。“哎呀……好舒服……天呐……怎么会……这么舒服……这下子……又顶到心……里去了……啊……啊……哥啊……”采葳眼前的情人所带给她未有过的舒服感觉,让她真要直飞上天。而他在抽动之间,感觉到肉棒被温暖紧凑的嫩肉包裹著,这小穴里淫水阵阵,感度十足,插得他也是兴奋不已,不断的亲吻采葳的小嘴、脸颊和雪白的脖子,采葳感受到他对自己得怜爱,双手将他搂抱得更紧更密。采葳的淫水又多又滑,每一次龟头退出小穴时,总会刮带出一大滩来,不一会儿地毯上已经到处灾情,他乾脆取过两片座垫,将它们都塞到采葳的粉臀底下,既可以垫高采葳的美穴,顺便可以吸收她的淫水。骚水泛滥起来比其他以往所经历的女人都要多,他立起上身,低头看著大肉棒在嫩穴儿里进进出出,每一插入就“渍”的一声,采葳也“哎呀!”一叫,插得几下,他再也无法温柔下去,运起大肉棒,狠抽猛插起来,回回尽底。采葳被插得高呼低唤,浪水四溅,一波波的快感袭上心头,承受不了大肉棒的进攻,花心猛抖,终於被推上了最高峰。“啊……啊……天哪……这……这是怎么……了……不好了……要死了……啊……啊……我快死掉了……哥……哥啊……抱紧妹……妹……啊……好……好棒啊……啊……啊……”他从龟头顶端感觉采葳小穴儿花心阵阵发颤,骚水不停的冲出,脸上所有的表情都凝滞了,她已经登上了高峰。阿劳停下动作,肉棒仍然继续泡在小穴里头,轻咬吻著采葳的耳垂。“妹妹,美不美啊?”阿劳故意问。采葳全身乏力,勉强伸臂环抱著他,却回答不出声音来了。让她稍作休息,屁股悄悄的上下挺动,肉棒又抽插起来。这回采葳要浪却也浪不起来,只是轻声的求饶。“哥哥……慢……点儿……”阿劳就时快时慢的调整著速度,双手也到处抚弄来转移采葳痛楚的注意力。采葳渐渐体力恢复,骚劲又上来了,主动摆起屁股挺扭,口中“嗯……哼……”呻吟著。“哦……哦……深点儿……啊……好哥哥……”阿劳知道她这时候要的是什么,猛的大起大落,肉棒毫不留情的进出。采葳不自主的收缩起小穴,他哪里忍受的了,她的小穴本来就又紧凑又狭小,这时候夹缩的更为美妙,他停不住自己,大龟头传来酸淋的警告讯号,他已经顾不得持久逞强了,肉棒忽然暴涨,来到了紧要的关口。采葳不知道阿劳已经快要完蛋了,只觉得穴儿中的肉棒像根火热的铁棒一样,而且不住的膨胀长大,插的自己是舒美难言,恨不得情郎乾脆把穴心插穿,口中浪哼起来:“好哥……真舒服……你……插死妹……啊……算了……啊……哦……我……又来了……啊……哦……又要飞……了……哦……”这叫声更要了阿劳的命,精关一松,大股大股的阳精疾喷而出,全射进采葳的身体深处。采葳被这阳精一烫一冲,花心又被大龟头死命的抵住,一阵晕眩,骚水又纷纷洒出,同时到达高潮,精液和淫水流满了座垫。俩人心满意足,互相搂著又亲又吻的,难分难舍。采葳第一次主动将芳心娇躯都给了男人,更是不愿离开情人厚实的怀抱。阿劳和采葳很快地陷入热恋,正式征服了这朵美艳的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