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武侠古典

晨曦骑士之大坏狼下作者redship完

「所以说,事情为什么会变成这个样子。」熙德握着一柄斧头,无奈得跟人形态的老骑士站在一起,他还以为战斗会以伏击的方式展开,可谁知道老骑士带着他正面上了。

  现在熙德眼前一字排开是来自教廷的十三名使徒。她们全身笼罩在修女似的白色兜帽斗篷里,明媚得月色下周身洋溢着秘法的光辉,很有些浪漫的气息。当然,如果这些女人手里不拿着狼牙棒,大砍刀,双手剑之类煞风景的东西就好了。

  「我说,你们打架,就这么上去硬砍啊?」熙德看着对面刃口上深色到发黑的血迹,又看了看自己随手从贵族男仆那顺的卷口的斧子,很有些担心。

  老骑士扬眉看看他,「你以为呢?」

  「呀,不过,这可是奇幻世界吧?神秘啊奇迹什么的吧?没有什么魔法啊,火球啊,光线炮之类的东西么?」大战临头熙德竟然有点扫兴。

  「你说的那些,我以前在和魔族的战斗中也见过,人类侧能够办到的只有极少数强大的堕落者,但是这些精英审判者也是使用了神秘的,不过大概是『体质提升』,『痛觉无视』,『快速愈合』这一类的。」老骑士拔出长剑,扭了扭脖子,「另外,我听说过审判厅有着秘传能对变形的堕落者造成致命伤害的『圣枪术』,所以这场战斗我不能狼人化了……你打两个行不行?」「咱两别客气了,伤感情。」熙德握紧了砍柴斧,「那老子就硬上了啊!!」熙德大叫着给自己壮胆,举着砍柴斧冲了出去,好在他上辈子死在僵尸堆里,不全是战斗力五的渣滓,这辈子穿越者体质又得到巨大强化,经过和老骑士已经野猪的训练,觉得自己天下无敌了。

  结果还没蹿出三五步就跪了,字面意义上的。

  「我靠!怎么回事……怎么这么重!」好像是几十双看不见的手突然把他拉倒,熙德单膝跪倒在对峙的使徒和老骑士之间,拄着斧子想站却站不起来,脸憋的通红。

  「是结界。看你这样子,应该有十倍重力了吧。」老骑士面无表情,「还真是棘手呢。」「卧、卧槽……你他妈不早说……」熙德觉得骨头都要被压碎了,妈的这可比火球术要命多了。

  然后另熙德肝胆俱裂的事情发生了,那十三名使徒中有三个竟然朝他『飞』了过来!好吧,只是冲刺跳跃,但那高度和速度在熙德眼中和飞也没有什么区别,简直如幽灵鬼魅一般。只是单纯白床单那种幽灵熙德还不怎么怕,可手握狼牙棒流星锤双头斧的幽灵熙德就顶不住了。

  「卧槽!」生死关头熙德站了起来,横举起斧子拦住劈向自己脑袋的双手斧,肩膀上硬吃了一击流星锤,然后借着拦腰一击狼牙棒的重击倒跳出十步开外,捂着肚子吐了一口血。妈蛋,应该把那身旧盔甲穿来的。

  「你没事吧。」老骑士扭头看看他。

  「没事……没看见我他妈都快被人打死了么还没事!」熙德喘着粗气瞪老骑士,然后看到他脚下龟裂的土地,和另一边依然纹丝不动的十个人大致明白了。

  感情,这老头现在也在结界之中啊!我靠!那种重力之下还这么悠闲,未免太屌炸天了吧!

  那边分出来对付熙德的三个使徒像幽魂一样飘了过来,呈品字形站立包围了熙德,然后重力再次出现了。还好刚才熙德已经站了起来,不至于毫无招架之力了。

  这下他明白了,那个结界发动的时候,这几个使徒估计也不能动作,一旦出击,一定要在对方反应过来之前击杀目标,要不然刚才熙德也没有招架自保的余力。

  「嘿嘿,换策略了么。」果然,这一次熙德感觉身上的重力比刚才要小了,而对面两个使徒没有移动,只有那个拿双头斧的使徒向他走来。是知道一瞬间的突袭杀不掉他么,不过这种流氓的围攻还真是作弊啊,难怪老骑士要多带他一个来应战呢。不过这样看来,其实这场战斗是很简单的,只要两边的先锋有一个人先被杀,那肯定就决出胜负了。那么,「来吧!!」熙德嚎叫着冲刺,猛一甩手把劈柴斧掷了出去。他果然没有料错,这种结界之能针对他一个人而已,可是熙德全力掷出的飞斧却无法抑制。

  这些使徒也实在是小瞧了名为熙德的存在了,那柄飞斧的速度如此之快,以至于持双斧的使徒只来得及偏过头颅,但她的整个左肩却被砍开了,鲜血如喷泉般激射,断掉的左臂只剩下一丝皮肉连着挂在她身侧,如新娘般白色长袍也在一瞬间变成了血红色。

  「分出胜负了!」熙德嚎叫着扑了过来,他的计划是抢夺那柄双手斧然后把开始大杀特杀,可谁知眼见到手的双手斧却扑了个空,反而让他抱住了使徒的腰把她推倒了。

  和熙德想象中尖叫或者直接休克的反应截然相反,拖着断臂的使徒完全不在意这致命的伤势和剧痛,只用单手就抡起了巨斧向熙德脑袋砸了下来,可惜熙德快了一步拦腰把她推倒了。

  熙德一头正撞在使徒温暖柔软的乳房上,不过现在可不是揩油的机会,一反应过来现在的情况,熙德立刻扑上前去抢使徒右手的斧子,可是对方完全不给他这个机会,手一掷就将双手斧扔开,然后右手一把扣住熙德的脸,双腿盘到熙德的腰上,从兜帽中露出的半个脸上,瞳孔发出金色的光芒。

  「我、我靠!!」重力再一次增幅了,而且比刚才更大。熙德支撑在使徒身上,保持着这种暧昧的姿态再次僵持住了。而且这一次情况并没有好转,女使徒扣着熙德的五指好像鹰爪一样,简直快把他的脸给捏碎了,而透过指缝间,熙德分明就注意到女使徒的流血已经止住了!这样耗下去,还不一定谁死呢!!

  「喂,你行不行啊。」老骑士的声音幽幽得飘过来,「我年纪大了,这把老骨头可顶不住喽!」「啰!啰嗦!UcanUup!NocanNoBB!」剧痛和重压下熙德已经思维混乱了,他连气都喘不过来了,还能怎么办?把这女的掐死么?可他左手拉着使徒的爪子,右手支撑着地面,腾不出空来啊!

  「妈蛋!妈蛋!」熙德觉得他听到自己骨头裂开的声音了,最离谱的是,这种生死关头,他竟然还硬了,女使徒把双腿盘在他腰上大概是想绞死他,可女人身体的刺激却是十足的,熙德分明感觉使徒的胯骨盯着他的老二,混帐,想不到最后连再射一次的机会都没……哦!等一下!

  「老头!老头!」熙德嚎叫起来,「你说如果我和戒律派的那个女神官会做怎么样来着!!」「啊?她会体内的秘法会紊乱爆炸的吧,这都什么时候了……哦!!」老骑士明白了。

  缠着熙德的那个使徒也明白了,闪着金色光芒的瞳孔分明闪现出一丝慌乱,这无疑是对熙德最好的鼓励了。

  「哈!哈哈!我他妈的!还真不愧!是黄书的男主人公啊!!」熙德竭斯底里了,他疯狂得扭动着腰摩擦着女使徒的胯下,那抽搐的样子简直和发情的公狗一样。而且在这众目睽睽之下的强暴带来的刺激感实在让熙德胯下硬得和铁棒一样。

  好像老天都在帮熙德,这一次还真亏得没有穿盔甲,而且刚才才和女神官来了一发裤带没系紧,这么扭动着竟然让他自己把裤子给褪下来了,恶龙般的阳具紧紧得贴在使徒的股间。隔着一层单薄的布袍顶在女使徒的阴道口。

  从下体传来炽热坚硬的触觉如此新鲜刺激而又令人恐惧,以至于女使徒的嘴唇都在颤抖了,这男人的疯狂简直超出她的想象,可是现在她连挣扎放松都不能做到,因为一旦移动,重力结界的秘法就会失效了!

  「跟我斗!跟我斗!啊哈哈哈哈!现在你知道怕了吧!啊!怕了吧!」熙德非常鬼畜得伸出舌头舔着女使徒的手心,大量的唾液和汗液透过使徒的指缝滴落在女使徒的脸上。被凡人畏惧的审判者使徒毕竟是一个女人,虽然通过秘术修持到道具一般的无情,而且还是未经人事的处子,此时面对熙德强奸魔一般的疯狂眼神,女人本能得被恐惧支配了。

  「诸位!我有一个提议!」老骑士又来煞风景了。

  「干!」趁着女使徒动摇压制力大减的时候,熙德竟然把她的手从脸上拽了下来,还病态得吮吸着舔舐着女使徒每一根手指,用胯下的阳具把女人的身体顶得一起一伏的,「这次不管怎么说我也要干了她,太特么憋人了!!」老骑士没理他,「诸位都知道圣洁秘法破坏时的爆炸威力吧!最近的四人自然无法幸免,真的出现这种恶劣的情况优势反而在我这边!不如现在罢手!那边的三位解开对我侍从的束缚,大家握手言和,这一次放我们一条生路,来日再做分晓!」使徒们那边颇为犹豫,她们倒不是担心同伴的生死,而是这么下去,真的无可奈何。

  不过熙德可不管她们达成什么协议了,事到临头再憋回去哪个男人做得到,这回死就死了!于是不管不顾得熙德叼着女使徒的手,一把抓住她的臀肉,腰一挺隔着布就插了进去!

  「啊啊!!」女使徒尖叫着全身都挺了起来,泪水刷得全涌出来,和着脸上熙德的口水一片狼藉。

  周围的女使徒也全愣住,一时间眼睁睁得看着熙德抱着女使徒的身体猛烈得抽插。

  而老骑士在这一瞬间的走神中动了起来,他向熙德掷出了长剑,然后开始全力冲锋,在第一步跃到空中的瞬间古铜色的皮肤就被银白的鬃毛所覆盖,第二步迈出的时候他的身形已经涨大了一倍,第三次落地时已经越过对峙时双方几十步的间距,狼的爪子从首领女使徒的胸口破体而出。同一时刻,长剑精准得插在封锁熙德的那个持狼牙棒的女人的胸口,剑上带的力道如此之大以至于她整个人都被带着飞了出去。

  而这个瞬间,熙德搂着腰间的女使徒一个箭步跃了起来,甩手就把女使徒的身体甩出去,撞着使狼牙棒的使徒两个人滚成一团。接着捡起地上的双手斧一个纵劈将她们砍成四截。

  这时当他拉起裤子看老骑士时,狼人已经和反应过来的使徒们厮杀在一起。

  现在变成二对九,优势仍然在使徒们这边,可她们再次犯了同样的错误,就是想要拖延住老骑士,而分出三个人先做掉熙德,她们就是不明白,熙德可不是配角,而是需要全力对付的主角!

  「我砍!!」第一个照面,正面迎战熙德的使徒就被双手斧拦腰截断了,熙德的强悍出乎使徒的预料,可使徒的强悍也出乎熙德的预料,那个只剩下上半身的女人,竟然举起双手剑向熙德下身刺来,差一点就得手了。

  出了一身冷汗的熙德连忙大退一步,立刻又陷入两名敌手的包夹之中了。这两个人是用双持弯刀和短剑的,熙德可没有老骑士那种狼人的强悍体魄,不可能顶着剑刺刀砍用指甲杀人。而双手斧也不适合格挡两个持剑使徒的速攻,只好全力闪避,可没闪两下身体就僵一下差点被捅个窟窿,原来那个只剩下一半身体的使徒还在对他使咒。

  熙德现在后悔刚才没有纵斩把她劈成两段也来不及了,这两个使徒的包夹合击出奇的厉害,眼看着再躲下去也只是破绽更多,熙德决定还是像老骑士一样咬着牙硬上。眼睛一闭就抡起斧子玩大风车。

  他这么乱转倒真让两个刺客型的使徒无处下手,结果手下一慢,熙德竟然把手里的双手斧扔了出去,一下把地上那半截身的使徒脑袋砸了个稀烂算是解除后顾之忧,然后撒开退向其他的使徒尸体跑,换兵器。

  处在六人围攻下的老骑士没有救援的余地,如果只是普通的六个骑士,老骑士分分钟就把他们秒掉了,可是教廷使用秘术淬炼出的这些女使徒远远比人类疯狂得多,采用的也都是以命换命的打法,比如说被一抓子扫过,胸前的双乳碎得支离破碎,却吭都不吭一声继续扑过来抱住老骑士的腿,接着后面的队友一剑透心凉扎过来,把两个人串在一起之类的。

  可老骑士的战斗经验丰富多了,眼看着胸口被抓得血肉模糊的女使徒拦腰扑过来却不退反进,一爪子拧住使徒的脑袋直接抓了个稀烂,一爪子从女人的小腹掏进去,热腾腾的内脏顿时呼啦一下却喷涌出来,接着把整个人架起来当盾牌反冲锋。

  紧随其后的使徒照例借着队友的遮掩刺出一剑,可这次被遮掩住视线的是她,剑身卡在脊椎里不能寸进,而老骑士的爪子已经撕开挡箭牌的身体一把拧住了持剑使徒的脑袋,稍微一用力就连颈椎全拉了出来。

  队友的惨死丝毫没有影响到剩下的使徒,趁着老骑士无法反击的时候,又有一人举着重锤跳起来朝狼人天灵盖砸下来。老骑士一扭头就闪开了,不过左肩遭到重创发出一声清脆的骨裂声就整个坍塌下去,一巴掌把偷袭者的脑袋扇飞,老骑士喘着粗气面对剩下的三个人,左臂无力得垂在身侧,他的体能已经耗尽了!

  不会有更好的机会了!一直侍卫在手持铁杖的使徒神官长身边的两个护卫对视一眼,嘶叫着冲了上去,可是面对她们的冲锋老骑士只是咧嘴笑了笑,扭了扭肩膀就把断臂接上了,明明肩胛骨粉碎的致命伤,在狼人疯狂回复的体制面前只是连脱臼都算不上的玩笑罢了。

  冲锋的护卫绝望了,一个停下了脚步,看着队友如飞蛾扑火般冲进狼人密不透风的钢爪里,爆成一团血花,无力得瘫坐在地上丧失了战斗意志。

  使徒神官长扭头看另一边的战局,期望奇迹发生。

  奇迹确实发生了,不过不是她们这一边的,骑士侍从随手拔出了老骑士的那柄骑士长剑。于是胜负已定。

  熙德不知道该如何形容这种感觉,他也知道神器认主之类的说法太荒诞太狗血了,可是不这么说他就找不到准确的词汇,就好像多年失散的老友重聚一般,霎时间一股暖流从熙德掌心腾起。

  熙德知道他大概不会有更好的战斗的感觉了,于是他转身面对追杀而来的两个使徒,挥剑。

  冥冥之中,有一股力量牵引着熙德的手腕,然后剑刃准确得破开了短剑使徒的胸膛,好像是她自己撞到剑尖上一样。可是还没完,刺入人体的瞬间,熙德能感觉到剑身在发烫,于是他顺从得听从那股力量的引导,把长剑横着一拉,好像人体的肌肉组织和骨骼根本不存在一般,剑刃砍向了双剑使徒,后者架起双刀阻挡,可熙德分明看见,那双刃如同豆腐做的一样被斩断,剑尖毫无阻碍得从使徒坐颈动脉处切入,在鲜血的狂风之中斜向下拉出一个光滑完美的切口,脊柱和肋骨的存在没有起到丝毫的阻碍,就好像使徒的身体里原本存在着缝隙,而熙德用剑刃顺着那缝隙把她整个分开了。

  随手挥了一剑就杀掉两人的熙德整个呆住了,这种犹如射精般的快感,略爽。

  他举起长剑,看见如潮的鲜血如同有着生命一般在剑身上翻涌着,接着把剑身上的锈迹和污垢全部冲走,然后两指宽的剑身显露出来,散发着黯淡的金色光晕。

  熙德突然觉得自己已经天下无敌了。

  「诛魔剑。司寇德之瞳!」手持银杖的使徒神官长全身都在颤抖,「原来你是先代大骑士长!你竟然还活着!」狼人按着那个泪流满面吓到失禁的女使徒的脑袋转了一百八十度,平静得看着她的尸体扑倒在尘埃中,扭头看向审判庭使徒的最后一人,「不,按法皇的谕令,是异端。」然后他冲上去把使徒神官长扑倒,张开血盆大口对着她使用秘术保养得如花似玉的脸蛋啃了下去。

  「这剑怎么回事。屌爆了啊!」熙德甩着剑花问恢复成人形正在吐掉嘴里的碎肉的老骑士,就差『嗡嗡』声了。

  「世代相传的神秘法器罢了,我还以为这辈子见不到它重放光明了,果然收你为徒也是某种『神秘』在主导么。知道它的人不多了,但还是不要随便用的好,」老骑士怅然若失得摇摇头,「不过,刚才圣洁秘法怎么没有发动?」「哦,插到尿道了。」熙德知道他的意思,扭头看着那个女使徒胯下一片鲜血淋漓。

  老骑士看着熙德,一口血喷了他全身。

  「喂!老头!无力吐槽也不用这样啊!」熙德冲过去把老骑士扶住,怎么回事?明明没有外伤!

  「……圣枪术。」老骑士一把扯开盔甲,他原本钢板似的腹肌已经完全变形塌陷了,肌肉的纹路诡异得扭曲在一起,好像被重力的手拉住往下扯,形成一个自上而下贯穿的箭头,犹如直插的标枪一般,「已经是极限了……」熙德看着一阵寒毛倒竖,那个重力禁止原来这么恶毒么!他连忙掀开自己的衣服,屁事没有。

  「你又不是堕落者。女神不会制裁你的。」老骑士跪在地上喘着粗气,不断呕出他自己的鲜血和内脏,「我活不了多久了。你的那场戏,恐怕来不及。算了,我想你也不是那么容易就被置于死地的男人。现在就动手吧。」熙德神色复杂得看着他,「你还有啥遗愿么?」老骑士认真得想了一会儿,想到很多事很多人,可看着年青的侍从,最后平静得摇了摇头。

  尾声

  贵族庄园里那支二流审判骑士团宿醉醒来的时候,就被告知事件已经结束了。

  女骑士长虽然不大相信那个骑士侍从的话,奈何戒律派的神官死活也不肯再施展那个『确认记忆』的秘法了。不过见识了上级审判使徒们覆灭的惨状,她们也不敢继续追查下去,于是就带着老骑士的尸体整队回城,并以熙德和老骑士的故事版本进行了上报。

  数日后传来了地区主教和总督的联名御令,认可熙德斩除异端的功绩,但是作为侍从而非正式效忠的骑士,没有封赏的理由,因此加赏暂缓。转而调派他到对魔人作战前线的青铜之城,担任军团骑兵队长,识其日后的军功再做打算。

  而贵族夫人,被认为接受狼人的效忠,难以洗脱嫌疑,虽然上报免除了部分罪行,但造成如此多的死伤,因此被剥夺世袭贵族爵位,并处以极重的罚款。熙德没有再听过她的事,大概是死了。

  至于狼女和小红帽的下落,熙德一直暗中留意,但是在青铜之城连日征战消息不通,直到后来他晋升审判骑士团大团长的时候,才从审判庭的档案中查到这么一条。

  「讨伐雌性狼人,未成年之堕落者,死前怀抱红色包裹,内有女性干尸一具,身份不明。」这就是整个事件的全部了。

  字节数:13556

  【完】

  谢谢赏读,请点击主楼下面的顶,您的顶+回复是对我最大的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