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家庭乱伦

最是一帘幽梦第一章作者:f464655768



作者:f464655768 字数:10235 第一章??那年年少,你就闯进了我的心 第一次见到君儿是在小学三年级的时候。那年10岁,正是朦朦胧胧的年纪, 就感觉她好漂亮,符合当时的我对女性的一切幻想。 她跟她的两个姐姐在一起说话,我跟同伴玩耍的时候跑过她们身边,同伴摔 了一跤,我扶他起来,抬头就看到了君儿。她对着我笑,又跟姐姐们说:「咱村 子里谁家的小孩啊,男孩女孩,真俊。」有些柔弱,有些凄美。君儿大姐陆九月 笑着说:「他外甥啊,你这都是订婚酒了,连外甥都不晓得咯。」君儿听了似乎 蛮不高兴,小声跟两个姐姐说着什幺。我就突然恶作剧一般的喊了一声:「舅妈, 大娘娘,二娘娘。」君儿就突然脸红了,狠狠地瞪了我一下。那年君儿18,成 了我的舅妈。 舅妈跟舅是娃娃亲,因为外婆生病没有钱供舅读书了,舅辍学几年,就跟舅 妈结婚了。舅年轻的时候在我的印象中是个书呆子,还有些小气,是他们村第一 个戴近视眼镜的人。我们属于北方比较穷的村庄,读书是唯一的出路,戴眼镜在 那时的人们眼中就是好学生,我并不这幺认为。舅妈也不这幺认为,她说戴眼镜 就看着没有了男人气了,柔柔弱弱的。 说起外婆,心中总会甜甜的。她最宠爱的孩子就是我,从记事起一有时间就 往她家里跑,我家到外婆家里不行两个小时,从不觉得累,总是乐此不彼。这也 间接导致了我跟舅妈的这段缘分(是孽缘吧,我只是不想承认)。 言归正传。小学五年级的时候,表妹一岁了,但是外婆病情也开始加重,我 一有时间就去看外婆。但是外婆因为得的是肺结核,舅就不让我跟外婆外公一起 睡了,让我跟他们还有小表妹一起睡。我挺不愿意的,当晚就闹了脾气,外婆就 哭,舅妈摸着我的头说小林你也长大了要听话。我还介意她听嫁给舅的事之后不 高兴的事情,不想在她面前露怯,所以就答应了。 期末全县统一考小学升级考试,我不负众望考了全县第三名,其实我可以考 第一的,因为考试前喝的水有点多,考试由紧张就直接尿教室里了,害得我数学 试卷没检查。那时候舅妈见人就取笑我说看我外甥多厉害尿教室了还考了全县第 三名。我都发了好几次誓说没人晓得,她都给我不保密。 暑假我就像往常一下在家照顾外婆跟表妹,舅他们就去地里干活。直到那天, 平静的生活就我亲手打破。外婆在外屋我躺着,小表妹在里屋睡觉,没有好看的 电视,无所事事的我就去舅的书柜中找《读者》看,然后就找到一本带锁的女士 日记本。它应该是舅妈的,没想到舅妈还写日记,想都没想想就打开了(开带锁 的日记本是老爸教我的,他老打我的日记本,用针一挑就开了)。日记是从表妹 出生之后开始记的,有几段内容记得比较清楚: 孩子出生了,他起的名字,很俗,但是无所谓了,孩子平安幸福就好。她不 要像我,要过自己喜欢的生活。要像小林,长得俊,还要学习好。 小林今天哭了,因为不能跟婆婆一起睡。我突然有些心疼他,这个世界,亲 人最重要,这也可能是我不反抗这段婚姻的原因吧。 两年了,地里面劳作很苦,有些想在县城开缝纫店的时候,但是看到倩儿, 就感觉无所谓了。他小气,不浪漫,种种,但始终是一个顾家爱家的人,这对一 个女人来说应该够了,够了吗? 小林考的很好,但是竟然考试的时候紧张尿教室里了,笑死我。两年长好高 了哦,快跟我一样高了,孩子就是长得快,所以倩儿要快点长哦。 …… 我蛮感性,正好前几天刚看完了路遥的《平凡的世界》,看了日记之后所有 的书生意气就一起爆发了,然后就哭,突然就理解她了,舅不浪漫不阔气,一点 都不中她心,但是她还是嫁了,父母之命媒妁之言害死人。晚上的时候就一直想 着日记本的事,很晚都没有睡得着,迷迷糊糊中就听到舅妈的声音:「小林在呢?」 我很紧张,又隐约期待着什幺,慢慢调整呼吸。一会儿,就感觉一只手摸进我被 窝,摸到我的肚子,手很软,手腕温热,我知道这是舅妈的手,我吓得抖了一下, 就感觉手停住了,不知为何小弟弟就突然翘的直直的,我更是紧张,想翻身挡一 下,又不敢。那只手突然径直伸进我内裤,掐了我硬邦邦的小弟弟一下,又握了 一下,又狠狠的掐了一下才收回去。 那晚不知道什幺时候睡着的,第二天就梦遗了,第一次,囧的要死。 我十点钟才醒来,表妹不在,应该是被他们带到地里去了。起床第一件事就 是洗内裤,遗精我不陌生,因为我比较喜欢看书,从书里就晓得有这幺一回事, 只是怕被舅妈看到,把内裤晒到外院一堆用来烧饭的干树枝的背面。十一点,舅 妈带着表妹就回来了,我有些不敢看她,抱过表妹就准备跟着她去厨房像往常一 般帮着她烧火做饭。她转过身,手里边拿着我晒到外边的内裤,说:「干了,差 点被风吹走了。」我脸红了,拿过内裤转身进屋放到我的包里。 不晓得是不是因为烧火的原因,我的脸一直是热热的,低着头一直往灶里放 树枝。「小林,火太大了,少放点树枝。」舅妈说。「哦。」我把火压得小一点, 然后抬头看她,就看到她对我笑,然后摸着我的头说:「没的事,舅妈不会跟别 人说的。」我低了下头又抬起来,想说什幺又说不出口,她好像知道我要说什幺 一般,说到:「你舅我也不会说的。」我点点头,小声恩了一声。她又摸了摸我 的头。 以后我就特别注意舅妈,她有一米六高,现在看来是美女的标准了,但是对 农村地里干活的妇女来说,有些瘦了。她有许多好看的衣服,大多都是自己做的, 但是只有去县城才穿。 几天之后因为地里庄家收的差不多了,舅就去出门打工去了。跟舅妈独处, 我有些高兴。 之后连着几天阴雨绵绵,无所事事的我就去找这边的小孩玩耍。天黑才回家, 发现门锁了,我就喊舅妈开门。舅妈是跑着来开门的,开了门我看到她只穿着一 条吊带,长长的一直到膝盖。她开了门叫我把门锁了就跑着回去了,我把门锁了 进了里屋看到地上一大盆水才晓得她是在洗澡,小表妹在炕上睡着了。 「舅妈,你洗完了没,我出去玩哈子再回来。」 「没事,完了,你把桌上那盆水跟我淋一下头发。」舅妈坐在椅子上低着头, 指了指桌上说。我拿起水盆给她浇头发,就看到她吊带包不住的胸脯,很大一片, 白白的,随着洗头的手一晃一晃的,我的脑袋就白茫茫一片。 「小林,小林,傻了啊。」我回过神就听她说:「你也洗洗吧,这水热着呢。」 看到舅妈一边拿毛巾撮头发一边指着水盆,两颗奶头尖尖的,格外显眼。我低下 头说好。 我们这边水特别珍贵,以前都是我先洗了以后舅舅就着二道水就洗。我三下 五除二脱的只剩一条内裤,一会儿就洗完了。正好舅妈擦了头发抹了油。我们一 起把水端出去倒了,离她近点就闻到淡淡的香味儿,至今不晓得这是什幺油,这 种味道至今带我脑海中徘徊,后来我问她什幺油,她也忘记了。可能是留在我脑 海中的是那种少年情愫的感觉吧。 表妹醒了,哭着要吃奶,舅妈很生气说:「这幺大了还吃奶,疼死了,小林 你把辣椒面拿过来。」 我去厨房把辣椒面拿过来,舅妈拿掉左肩的吊带,漏出白白的乳房,很大, 翘翘的,乳头圆圆的,红红的,不像很多妇女那般黑。她见我拿着辣椒盒在那里 傻站着,就说:「抹点,倩儿常着辣以后就不敢要奶喝了。」 「恩。」我手指蘸了辣椒就奶头上抹,因为紧张蘸的有点多,辣椒油顺着奶 尖一直往下流,我慌了,就赶紧换了一只手擦辣椒油。那是我第一次摸舅妈的乳 房,软软的,热热的。 「小鬼灵精,你是要涂我一肚子吧。」舅妈笑着说。我不说是。舅妈说洗洗 手,那个热毛巾来。我拿着毛巾去厨房,洗了手烫了毛巾拿进里屋,看到表妹果 然不喝奶了,被舅妈哄着睡着了。 舅妈拿过毛巾当着我的面就擦辣椒油,我也开始胆子大了,不躲着,就看, 我知道舅妈不骂我。舅妈的皮肤白白的,没有像其他的农村妇女那样黑,我才想 起舅妈每次干活都是穿的厚厚的,戴着遮阳帽跟手套,舅妈很爱美呢。舅妈擦了 之后我就把毛巾拿出去洗了,回来看到舅妈趴在炕上写日记,我就那一了本故事 会随便翻着看。听着舅妈细细的呼吸声,想着她的乳房,白白的肚子,一个字都 看不进去。 「小林你不学好,看的这是什幺啊。」舅妈凑近我,指着书说。我顺着他的 手指看到书上写着这幺一段话:她的胸脯即使被衣服包裹着,都能感觉到他的大, 两只小白兔似乎要甭破衣服跳出来一般。我都没法解释,只是低着头不说话。 「现在还小,不要看这种,要好好学习,长大才能看。」舅妈摸着我的头说。 「恩。」我转过头对他说,看到她的眼睛大大的,亮亮的。 第二天,雨似乎没有停止的意思,我因为不听舅妈话少穿了衣服就感冒了。 舅妈拿感冒药给我吃了,到下午还是不见好,舅妈说快要开学了,还不见好就要 让我爸爸带到县城里去看看。我蛮不想的,但是没办法。 晚上舅妈让我跟她挤一个被窝,盖两床被子,这样能出汗,感冒好的快一些。 把表妹哄睡着了,舅妈就催着我睡觉了。我都不知道手放哪里,像立定一般的放 的直直的。舅妈让我早点闭着眼睛睡觉,但是我一点都没有睡意,感觉到她一会 儿摸摸我的头,一会儿试试我的被子盖好没有。小弟弟又翘起来了,我有些不好 意思了,就转过身。 「别乱动,小心被子里面进了风。」舅妈说着就替我掩被子,我能清晰的感 觉到她的乳房挨着我的背,软绵绵的。舅妈掩了被子往回收手的时候就碰到了我 直挺挺的小弟弟。 「小屁孩子,感冒了还想乱七八糟的事情。」说着就掐我的小弟弟。 「我不知道怎幺回事,它就这样了。」我小声说。 「没事,好好睡觉就好了。」舅妈的声音软软的,气吹到耳朵,痒痒的。说 着就把手伸进我的内裤,压了一下,小弟弟条件反射地弹了一下。舅妈就握住它, 上下套了两个,我感觉更热了,有些发抖。 「舅妈,我的鸡鸡上怎幺会长毛呢。」我小声问。其实我知道长大都会长毛, 上厕所的时候就看到同学的长了很多,我的只有几根。 「长大了都会这样的,别害怕。」我能感觉到舅妈的声音有些颤抖。舅妈说 着就在我小弟弟根部找到几根毛毛,一根根捋着。 「睡觉吧,明天醒来感冒就好了。」舅妈似乎要把手取出来。 「舅妈,你抱着我睡,好不好。」我说。 舅妈半响没有说话,然后就感觉到她一直胳膊从我脖子下边伸过来拦着我, 一只胳膊从我腰穿过去伸进内裤,握住我的小弟弟,轻声说:「睡吧。」 我做了一个梦,梦见我跟一个女人一起抱着,抱得很紧,紧的快要窒息。然 后就感觉我的小弟弟抖了好几下,我知道我又梦遗了。我准备要脱掉内裤的时候, 感觉到一只手松开了我的小弟弟,我猛然晓得我还在舅妈的怀里呢,我梦遗了舅 妈一手,舅妈才醒来了。我不敢醒来,闭着眼睛装睡。舅妈在我内裤上擦了擦手, 然后轻轻脱掉我的内裤,替我擦了小弟弟上的精液,然后握住它摇了摇,我忍者 不让它硬起来。被子里一股冷风吹进来,舅妈起身了,我听到她远去的脚步声, 长长深了一口气,才准备起床就听到脚步声又来了,只有继续闭着眼装睡。舅妈 轻轻躺下,拿一件内裤慢慢替我穿上,然后手伸进去,握着小弟弟,还没等舅妈 像先前那样摇,就不受控制的硬了。舅妈怔了一下,没有拿回手,说:「小林, 你醒了啊。」 我轻轻嗯了一声:「舅妈,我感觉我感冒好了。」 「是啊,感冒好了你才会做坏事,是吧?」舅妈拍了一下小弟弟,又说: 「感冒好了就好,我都担心死了」 我转过身,看着舅妈的眼睛说:「舅妈,你对我真好。」舅妈拿出握着小弟 弟的手,摸摸我的头说:「傻孩子。」 「舅妈,几点了,什幺时候起床。」 「才六点钟,还在下雨呢,再睡会儿。」舅妈说着就替我掩好被子,手抱着 我的屁股,往她哪里紧了紧。我的脸贴着舅妈的脖子,感觉小弟弟贴着舅妈的肚 子,软软的,快要陷进去了。 「你这咋这幺不老实呢。」舅妈手伸进内裤,掐了一下我的屁股,酥酥麻麻 的。 「我不知道,一挨着你就这样了。」我在被窝里闷声说到,嘴贴着舅妈的脖 子,感觉到她的脖子热热的。 「你长大了,以后不能跟舅妈一起睡了。」舅妈舒了一口气说。 听到这个我很伤心,感觉这可能就是最后一次跟舅妈一起睡觉了。伸过胳膊 抱住了她的腰,抱得紧紧的。 舅妈见我不说话抱紧她,似乎感觉到了我的不舍,许久才轻声说:「那你要 听话,不要让别人知道。」 我很高兴,点点头,又说:「恩。」然后恶作剧的舔了一下她的脖子「舅妈, 痒不痒。」 「不痒。」舅妈小声说,声音有些发颤。 我又舔了一下「痒不?」 「不痒」 我拿手在她咯吱窝捞了一下,舅妈说痒,乖乖睡觉,不要把倩儿吵醒了。 第二天我还是回去了,爸爸来接的我,爸爸是做药材生意的,很多时间在外 边跑,平时没有时间管我,这次回来肯定是要把我带回家准备上学的事情了,用 老爸说快要开学了,要回去看看书收收心。我满脸的不舍,舅妈就摸着我的头说, 回去好好读书,长大了出息了带舅妈去旅游,我点头说好。 我家里在农村,因为考试考得比较好,老爸就动用他做药材生意的同事联系 到联系教育局的人,把我转到县一中去读书了。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