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另类小说

母女共侍一夫


进院后却发现她家的房门上了锁,我透过玻璃向里面窥探,床上的男人也不见了踪影,屋子里显得非常的凌乱,难道出事了?我心里顿时有种不祥的预感,询问了邻居才知道,原来头天夜里小惠的父亲得了急病,被120给接走了,直到现在他们一家三口仍在医院里。

  问明情况后,我即刻赶往医院,一进观察室,就看到小惠的父亲躺在病床上,嘴上插着氧气管,胳膊上打着点滴。琴姐呆呆的坐在床边发愣,小惠疲惫的趴在父亲的病床前,好像是睡着了。 见我进来,琴姐慌忙站起身,脸上露出了一丝惊喜“哎呀!~你怎么来了?…” 母亲的喊声惊醒了小惠,她抬起头一见是我,马上变得拘谨起来。 “阿~我今天刚好路过你家,想进去坐坐,却发现你们都不在,问了邻居才知道你们在这,怎么…出了什么事?” “唉!~昨天晚上我就发现他不对劲,说话老是嘴里拌蒜,直到夜里我听到他哼哼,以为他是想撒尿,可是怎么喊他都没反应,吓得我赶紧叫了救护车。刚才医生给他检查过了,说是脑梗塞…真是黄鼠狼专咬病鸭子…”琴姐边说着边给我让座。

   这是一个护士走了进来:“4床家属…来办一下住院手续…”

   “你先坐会儿…我去去就来…”说完,琴姐跟着护士走了出去。

   趁着母亲不在,小惠赶紧跟我解释:“我…我本想给你打电话的…可是我又不敢向妈妈要你的电话号码…你等急了吧…”

  看着她一脸的歉意,我的怨气即刻消失得无影无踪“傻瓜…都到这时候了还说这些…你一晚上没睡吧H”隔着病床上的男人,我握住了女孩的手。四目相对了许久,我们同时会意地笑了。

   过了一会儿,琴姐面色沉重地走了进来。“怎么了?是不是有什么难处?…”我迎上去对她说。

  她沉寂了片刻,才犹豫看着我说:“你…身上有没有带钱?”

  “需要多少?…” “他们说住院先要交5千元押金…”

   我立即掏出钱夹“我这有三千块钱现金,还有两张卡,里面可能还有几千,我现在就去银行提出来你先用着,等星期一上班我再给你开两万块钱支票。”

   她充满感激地看着我,两行热泪夺眶而出:“真…不知道该怎样感激你才是…你对我们的恩情…大姐恐怕这辈子都…报答不过来…”说着她竟然泣不成声的跪在我的面前。我立即将她拉起,并安慰道:“你说得这是什么话,跟我还用这么见外?以后有什么难处尽管说…”然后我转过脸对小惠说道:“小惠~你先照顾下你妈,我去银行取钱…”说完我大步走了出去。

  我从银行把卡里的四千多块全部提了出来,然后又买了一些水果和食物,便匆匆赶回医院。我帮亲姐办理了住院手续,并陪着她们母女一直待到晚上7点,最后琴姐终于开口说:“志强啊~你能不能帮我把小惠送回去…她也一天一宿没合眼了…而且还有很多功课没做,这留我一个人就行了…不用都在这守着…”

   没等我说话,小惠却已悄然走到我身边,她脸色绯红的看了看我,然后低下头像是等待我一起离去。我顿时感到机会来了,便安慰琴姐几句后,和小惠一起离开了医院。

  一路上小惠一直默默的低着头,我以为她是因为担心父亲的病情,所以也没敢过于放肆,只是静静的开车。最后还是小惠打破了沉静:“你…今天晚上还回家吗?” 这句话对我像是极大的诱惑,但一想到她此时的心情,便极力克制住内心的冲动,故作关心地问:“你现在心里好受些吗?…” 她听后噗嗤一声笑了出来,然后声音很小的说:“今天你去取钱的时候…我妈她…她跟我说了你们的事…” “噢?!”她的话立刻激起了我的兴趣“她都说什么了?”。

   “她说…你是我们家的大恩人…所以…她一直想报答你…可是又怕报答不过来…所以…所以…她想让我替她…陪你…”她说完脸一下子红到了脖子,头也低得不能再低。

   “啊?她真的同意了?”小惠深深地点了点头。

   “那你的意见呢?…”我故意逼她说出自己的想法。

   “讨厌!~你坏死了…明知故问…”

   我心里顿时感到无限的甜蜜,没想到琴姐竟然用这种方式作为回报,拿自己的宝贝女儿作为回礼,然而兴奋之余我心里莫名的感到了一丝酸楚,默默地为这对可怜的母女感到惋惜,我伸手轻轻搂住了小惠,怜爱地抚摸着少女那光滑的手臂。 小惠毕竟是个未经世事的小女孩儿,虽然之前我们曾有过肉体接触,但那毕竟是在我的强迫下,她所感受的也只有恐惧和疼痛。一进家门她便显出有些紧张,不知所措地站在那一动不动,低垂双眸一直不敢看我,脸上仍挂着羞涩的绯红。

   为了让她真正体验一次欢愉的感觉,我极力抑制着内心的冲动,把自己最温存浪漫的一面展现出来,也好抚平她内心的阴影。

  我轻轻把她拉到床头,让她坐在我的腿上,用一种极富柔情的语调问她:“你怕不怕?”她怯怯地点点头,脸色更加羞红。

  “放心吧~我会好好对你的…决不会像上次那样…”

  “你还说~大流氓!…你坏死了…上次吓得人家好几天都做恶梦…讨厌!”说着她捶了一下我的胸口,然后把头轻轻靠在我的肩上。 我温柔的托起她羞红的小脸,嘴唇深情地印在她诱人的小嘴上,狂热地吻了起来。她双臂环住我的脖子,两只乳峰紧紧贴在我的胸口,隔着衣服我能感觉到她的心跳在急速的加快。我缓慢将她的衣扣一一解开,生怕自己的莽撞会把女孩儿吓坏。小惠此时也非常的顺从,默默地垂着头羞怯地等待。

  终于女孩儿的一双玉乳展现在我眼前,我惜爱地抚摸着这对尤物,柔滑饱满的手感甚是可爱。我忍不住把嘴凑了上去,伸出舌头轻柔的舔弄着她那娇小的乳头,女孩马上咯咯的笑了起来:“呵呵~不要啊…好痒…你真坏!~”

  我终于按耐不住将她放倒在床上,迅速褪去她身上所有的衣服,少女那娇美的胴体再次展露出来。我俯下身劈开她的双腿,将柔嫩光洁的肉缝小心翼翼地扒开。经过上次的强行侵犯,女孩的处女膜已经遭到破坏,肉洞口周围残缺的隔膜像花瓣一样展开。 女孩的嫩穴已渗出了透明的蜜液,我用手指轻轻蘸了一下,拉出一根晶亮的银线举到她眼前说:“哇!~你都变成蜘蛛侠了~还会吐丝呀?~”她羞得用手捂住脸踹了我一脚说:“讨厌!~快拿开!坏死了~竟捉弄人家…” 一把捉住了她白皙的小脚,并将脚趾一一放在嘴里吮吸,她挣扎了两下想把脚缩回去,见我死抓着不放她也只好放弃。我的舌头从脚趾缝一直舔到她的大腿根,最后停留在她那娇美柔嫩的肉缝里。 当我用舌尖舔弄藏在包皮里那娇小的阴蒂,女孩开始急促的呼吸,同时身体也微微振颤,嘴里也不住的哼哼唧唧。我此刻也按耐不住心中的欲火,胯下的男根早已狂躁地竖起,因此我急切地站起身解去皮带,掏出怒爆已久的小弟。 “等等~!”看到我的动作小惠突然坐起身,把手伸进身旁的裤兜里“我妈今天还给了我两片药…嘱咐我让我提前吃…我差点给忘了…”

   “药?!什么药?…”

   “是…我妈从医院里拿的…避孕..药…”小惠说着脸更加的红润起来。

  看着女孩把药片服下,我心里暗暗对亲姐产生感激,没想到为了报答我,她不但搭上了自己的亲生闺女,而且还安排得如此周密。小惠见我若有所思,便跪起身双手搂住我的脖子笑道:“怎么一下子又发起呆了…想什么呢?”

   “噢~没什么…我只是想你妈真是心细呀…”我愣愣的回过神来,紧紧抱住女孩的裸体。忽然感到自己挺立的肉棒正好顶在她的耻丘上,龟头分泌的粘液涂满女孩的嫩屄,似乎小惠也有所察觉,她红着小脸低头不语。我冲动地拉过她的玉臂,将梆硬的阴茎强塞在她的手里。这可能是女孩第一次接触男人的性器,她触电般的浑身一震,羞涩的把脸扭了过去。

   此刻我再也无法克制自己的情欲,伸手把女孩拦腰抱起,并将她轻轻放倒在炕上,分开双腿用肉棒抵住女孩的下体。少女的阴道口像含苞待放的花苞,娇嫩的肉穴早已淫水四溢。就在龟头刚要挤进女孩蜜穴的一霎那,小惠“嗯~!”的一声绷紧了身体,我知道此时她仍然有些紧张,便告诫自己不能操之过急。 我攥着阴茎在肉缝里来回蹭了几下,让龟头不断的摩擦女孩那娇小的阴蒂。强烈的刺激令小惠的身体抖动起来,大量的蜜液开始涌出粉嫩的小屄。我估计此刻时机已经成熟,便重新对准蜜穴将肉棒缓慢地顶了进去。

  女孩又一次绷紧全身的肌肉,娥眉紧皱屏住了呼吸,直到阴茎全部插进狭小的肉穴,她才稍稍舒缓身体松了口气。柔软灼热的肉壁紧紧包容着我的阴茎,随着女孩的呼吸而张弛有序。等她逐渐适应并接纳了肉棒的侵入,我才一点点将阴茎抽出她的身体。 就这样反反复复地深入浅出,我开始循序渐进地提高了频率,蜜穴周围的肉瓣在阴茎的带动下一张一合,像一张小嘴轻柔地吞吐套弄着我的小弟,此时女孩也逐渐进入了状态,嘴里哼着扭动起身体。 随着我抽插速度的进一步加快,女孩的反应也开始强烈起来,我挽起她的双腿,让肉棒每一次插入都能顶到她那尚未成熟的子宫,强烈的冲击使她再也无法矜持,身体更加剧烈狂躁的扭动,我知道她此刻已完全投入进来,嘴里也开始出现肆无忌惮的叫声,这叫声令我更加兴奋,胯下的动作也变得越加迅猛。 突然小惠的身体强烈的痉挛起来,随着一声撼动天地的叫喊,一股股灼热的淫水涌出女孩那娇嫩的蜜洞,面对女孩生命中的第一次高潮,我丝毫没有松懈自己的进攻。不等她从亢奋中平复过来,我拢过她的双腿将女孩抱在怀中,然后飞身下地把她顶在墙上,站立着从下面插入女孩的肉洞。女孩的双腿挎在我的肩上,后背依墙身体无助地悬在半空,我的阴茎由下向上的不断深入,小腹撞击着阴蒂“啪!~啪!~”有声,有生以来女孩哪承受过如此强悍的冲击,不到一会儿身体就再一次猛烈抽动,女孩的嚎叫也变得越发的凄惨,我感到小腹上一阵阵灼热,地上传来“哗!~哗!”的水声。 到此时我仍没有罢手,抽插的动作也越来越猛。而小惠此刻却已支持不住,求饶的话语间夹杂着哭声:“唔~!不要……呜呜~快停下…求你…啊~我受不了了…放过我吧~呜~哇!~….疼!~” 然而狂暴的兽性已令我失去理智,无尽的欲火更令我欲罢不能,猛然间我感到周身酥麻,一股股浓郁的精液射进少女的子宫。就这样我在小惠的惨叫声中达到了高潮,亢奋过后我才逐渐的清醒。

   看着女孩那痛苦的表情我才有些后悔,慌忙放下女孩的双腿把她抱在怀中。我歉疚地吻了吻小惠的前额把她抱到炕上,她抽泣着低着头默不作声。

  “对不起~宝贝…我真该死…把你弄疼了…”我怜爱地抹去她脸上的泪珠。

  “呜呜~…你讨厌!…那么粗暴…哼~呜~呜…”她呜咽着拍了一下我的肩。

  “…是…是…都怪我…是我不好…来~快躺下好妹妹…让我看看有没有受伤…”我说着将女孩放躺在炕上,然后伏下身用手轻轻拨开她娇嫩光洁的肉缝。此时肉缝已有些红肿,一股乳白色的精液混着阴水从蜜洞中涌出,里面还夹扎着斑斑血丝。

   看到那女孩被自己兽性蹂躏的惨状,我心里更加的自责和愧疚。我从衣兜里拿出纸巾轻轻为女孩擦拭着下体,并用舌头轻轻抚慰着饱受摧残的肉洞。过了一会儿小惠好像停止了哭泣,坐起身擦了擦脸上的泪水对我说:“好啦…我没事了…咱们睡觉吧…我困了…”

   可能是由于劳累,小惠很快地进入了梦乡,而我却搂着女孩那娇嫩光滑的胴体,久久的不能入睡,心里面仍对自己刚才的鲁莽感到自责。不知过了多久我才昏昏睡去。

  直到转天临近中午,我被一阵开门声惊醒,睁眼一看原来是琴姐提着一兜包子走了进来。琴姐的脸色显得苍白而憔悴,眼睛里布满了血丝。看到炕上的我们,她显得十分尴尬,满脸通红的扭过头去说:“哎呀!~这都几点了…你们…你们还赖在被窝里不起来…” 惠好像也刚被母亲惊醒,她先是一惊,然后咯咯笑着说:“呵呵~妈!~您怎么回来了?…我爸怎么样了…” “你还想得起来你爸呀…都这时候了还不起…也不嫌害臊…”说着她走进厨房,一边向碟子里盛着包子一边说:“你爸现在没什么事了…大夫说现在病情已经稳定了…医院的护士看我熬了一天一宿…非让我回家休息…说她们会照顾你爸的…其实我也确实熬不住了…所以就回来歇会儿…晚上再回去…” 小惠猛地撩开被卧跳下炕,光着屁股跑进厨房,从后面搂住母亲说:“您就快上炕歇着吧…今天晚上就由我去医院值班好了…” 那哪成呀…你明天不还得去上学嘛…”说着琴姐扭过头,看到女儿还光着身子,便有些生气地说:“哎呀!你怎么这样就下地了!还不快点穿衣服去…这么大的闺女…也不嫌个害臊!~”但当她看到女儿红肿的下体时,却马上心疼起来,并用责备的目光扫了我一眼,然后拉着女儿坐到炕头“怎么…弄成这样…疼吗?…” “没事…现在好多了…”女孩像是怕母亲担心,笑着捂住自己肉乎乎的耻丘。 “志强你也真是的…小惠还是个孩子…禁得起你那么折腾吗…” 我自知理亏,所以把头缩进被窝里没敢出声。 “妈~我没事…志强哥也不是有意的…算了…”小惠倒替我打着圆场。 “嗬!~你倒互起他来了…唉!傻丫头…都怪妈不好…让你受苦了…”

  听着母女俩的对话,我实在无法回避下去了,便索性坐起身对琴姐说:“琴姐…我对不起你跟小惠…你们对我这么好…我却…唉!~您放心…我一定对小惠妹妹有个交待的…” “唉!~志强啊…你说哪去了…你是我们家的恩人…姐姐也没啥回报的,只有这么个宝贝女儿…昨天我问过小惠…这也是她自己愿意的…所以交不交代也没什么…你是有家室的人…我们也不想破坏你们夫妻的感情…只是这孩子以后…唉~!算了…我只想你以后对她别这么粗暴,也就够了…”说着琴姐眼圈一红,两行热泪淌了下来。[table=98%[tr[td=6,1琴姐的话令我深感愧疚,面对眼前的母女,我知道自己无法做出任何承诺,唯一能做的只有尽量用金钱来弥补。我拘束地清了清嗓子说:“琴姐…我…我想给小惠…买所房子…这样…你们一家就不用再住在这里了…另外小惠今后的所有花销…都由我来承担…” “不…不用~你误会我的意思了…”琴姐赶忙阻止我说下去“你对我们一家已经做得够多了…我不想再让你破费…其实我早就看出来你很喜欢小惠…而且这傻丫头对你也是一片痴心…我昨天和她谈了很多…也给她讲了你们之间是不可能有结果的…既然她不在乎我也就安心了…”说着母亲疼爱的抚摸着女儿的头发,小惠也乖巧的依附在母亲身边。 “所以我不反对你们以后继续交往…”琴姐继续说着:“只是希望别让她耽误了学业…我想这孩子也不会对你有什么痴心妄想…你也不必为这事费心…只要以后好好待她…让她快乐一些…我们也就知足了…” “妈~!您别说了…说的人家鼻子直犯酸...”小惠依偎在母亲的怀里撒着娇说:“您还是快上炕歇着吧…都一天两夜没睡了…快躺下~脱衣服…”说着,小惠将母亲推到炕上,开始解着母亲衣服上的纽扣。 “这孩子~你要干吗?…快住手!…当着外人的面你想让妈妈丢丑是不是…” “哈哈~!我想让妈妈和志强哥一起睡…”小惠嬉笑着强行脱下母亲的外套。 “你找打呀~!胡闹什么?!让人知道不笑话死…住手!…”琴姐尽力的反抗着死死捂住自己的胸衣。 “志强哥!你还愣着干吗?快来帮我呀…哈哈…”见母亲执意抵抗,小惠笑着转过脸来向我求助。琴姐似乎真的动了气,一把将女儿推到了一边:“你要干什么?!太放肆了~我是你妈…!!你想拿老妈送人情是不是…!” 看到母亲真的动了怒,小惠一下子安静了许多,一脸委屈的小声嘟囔着:“你还不是一样拿女儿送人情…人家只想让妈妈高兴嘛…那天晚上我看到志强哥让您那么快乐…所以我想再让您体验一次…干吗老是凶人家…” 小惠的话顿时令琴姐张口结舌,她脸色通红地在女儿的屁股上打了一巴掌说:“你这死丫头!竟敢装着睡觉偷看老妈出洋相!~真是该打!…”然后又扭过头狠狠地瞪了我一眼说:“你…你看!都是你干的好事…让我在自己闺女面前丢人现眼…这下可好…。”

  面对着娇色诱人的小惠和一脸尴尬的琴姐,我的情欲早已攀升到了极点,胯下的男根也似蓄势待发的火箭般耸立起来。我伸手将琴姐搂在怀里,并轻轻吻了一下她的额头,满含柔情地说:“我知道这让你很难堪,可事已至此,我真的无法放弃你们俩的任何一个…”说着我又一把揽过小惠,将母女俩同时抱在怀中“…其实小惠她也是为了让你高兴…她早跟我说过…很久没看到你这样开心了…要我说这也是女儿对母亲的一片孝心啊…” “嗬!你倒是渔翁得利呀~美的你…讨厌!…”说着母女俩在我怀中对视了一眼,然后同时羞涩的笑着依偎在我的怀中。一个是清纯靓丽、一个是风韵犹存,一个含情脉脉、一个柔情似水,一个娇小可爱、一个丰满诱人。看着怀里的一对母女,我心里顿时荡漾起无限的温馨和满足,期望着时间永远驻留在这一刻。

  由于母女俩头一次共侍一夫,两个人都显得有些局促不安起来,为了打破这尴尬的局面,我先是分别在两个女人的脸上各吻了一下,然后开始继续脱去琴姐身上所剩的衣服。此时琴接倒是显得很顺从,低垂着头红着脸任我随意摆布,并不时地抬眼偷看女儿的反应。小惠也羞怯怯的看着母亲那成熟丰满的肉体被我一一暴露出来,很快我们三个赤条条的裸体紧紧拥在了一起。 由于是当着女儿的面,琴姐似乎少了往日的主动和热情,倒像个初夜的新娘般拘束着半推半就。我故意在小惠面前展现自己的淫威,手在琴姐丰满的身体上肆意摸索着,并不时伸入她那光滑肥厚的阴阜,用手指揉捏着硕大娇嫩的阴蒂。瞬时母亲在女儿面前开始浑身骚动,扭捏着用手遮住下体想挡住女儿的视线。
请记住本站最新地址:.haoav07.每天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