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另类小说

阿鲁巴客运快感不断高潮不绝


第11章 司机不知几时来到他们身边,对着时髦男说,时髦男听的有点讪然,不好意思的抓了抓头,往后头瞧去,只见那壮硕男又缠上了小琦,而那两名中年人似乎仍未恢复,虚弱的坐在一旁休息,雅静则是全身松软,肉体横陈的躺在垫子上,从那略显红肿的小穴看来,刚才在厕所肯定又是一番大战。 司机笑了笑伸手拍了拍时髦男的肩头说:「别怕,我们这玻璃外面是看不到里面的,只是没想到看你年纪轻轻,竟然做的这幺大胆,不过要玩就玩大一点的,等一下在和你们做个比赛,现在我可要先嚐嚐这淫荡的骚货。」 说着便把诗锦搂了过来,扑倒在地,张口便要含上诗锦那丰满柔软的双乳。 诗锦看司机满嘴通红,牙齿又黑又黄,想是平常槟榔香菸不离身,只见她那肮髒的大嘴一口含上自己那白嫩丰满,细滑绵嫩的双乳,又吸又吮,还用那带齿垢的黄牙齿咬着那娇嫩的粉色乳头,诗锦虽然觉得肮髒,可那轻咬性感的乳头,却让她一阵酥麻,感觉甚是酥爽。 「干,老子刚刚就知道你这奶子一定很软,又香又绵,这幺水的大奶只给你孩子和老公吸实在太可惜了,啧~吮~,干,轻轻一吸就这幺多奶,吮~爽,你看看,这大奶可以揉成这样。」 司机边吸边揉,一边还用髒话讚叹着诗锦胸前的美乳,手中的柔软的乳房被搓揉的乱晃,那娇嫩的乳头更是不时的喷出白色的乳汁,而诗锦连攀了几次高潮,此刻的她已经彻底的被欲火征服,顺着一切情欲恣意享受,口中发出淫荡的浪语,闭上眼睛沉醉的说:「啊……司机哥哥…你好会摸…人家的奶奶……喔……被你摸的好舒服…啊……那样咬……乳汁会被吸乾…啊……轻点……嗯啊……」 「奶水乾了我再挤还给你阿,等一下懒啪射出来的牛奶会给你喝个粗饱,不过……是下面的小嘴……」 司机光是在那对奶子上下足了功夫,弄得诗锦心痒难搔,整个心思就只顾在了情欲上头,心底头那股对肉体的渴望不断燃烧,柔嫩的美穴发情流汁,双腿不断的来回磨蹭,此刻的诗锦只是个沉溺在性爱,浪穴急需被鸡巴肏慰籍的淫贱荡妇。 「你这骚货下面很痒吧,这幺想要男人,那先给你这止止痒。」 说着空出一只手探到骚穴去抠刮着。 「这幺快就流这幺多水,看来你可不是普通的淫荡,你的阴毛好多,果然是天生的骚货,你老公肯定都不知道你这幺淫荡吧。」 「司机哥哥……啊……你那粗糙的手指弄得人家好麻……好痒……里面……啊……还要……别这样逗人家了,现在弄得人家更痒了……」 诗锦口出淫语,主动的伸出玉手探入司机下体想去挑逗爱抚那根大鸡巴,岂知一摸之下,令她惊讶万分。 虽然从刚才雅静的情形得知司机下体的雄伟,可亲手一摸之下,虽然没有壮硕男子来的长,但却来的更粗,而且上头还入了好几颗钢珠,棒头上也有疙瘩的痕迹。 「啊……这是什幺……」 诗锦惊讶的问着,尽管情欲中烧,但对于这样丑陋又带着噁心的鸡巴仍是心存畏惧。 「等老子肏进去你就知道,被老子肏过的女人,没一个不爽翻天的,说不定你还会像后面那淫荡的女孩一样,每周都要来做个两三趟,要我这大鸡巴喂饱她的浪穴。」 说完便用双手分开诗锦的玉腿,对准穴口后直贯而入。 「啊……」 诗锦的美穴在鸡巴贯入后便紧紧的吸住,那壁道上被那钢珠及粗操的阴茎摩擦,不仅有着强烈的酥麻感,还显得有些痛楚。 「疼阿……哥哥……你插我的小穴……好疼……啊啊……慢点……会痛的…啊啊……」 「别担心,我的大懒啪越肏是越爽,现在痛一点,等一下会让你爽的名字叫什幺都不记得,干,你这骚屄还真紧,刚刚被肏了那幺久,还这幺紧这幺会吸,喔……又在吸了……好爽!」 司机丝毫不理她的求饶,尽情的享受着诗锦那紧窒无比又皱摺叠叠浪穴所带来的美妙快感,一下接着一下,不断的重重捣着那令男人疯狂的浪穴。 诗锦不断的放纵自己,肉欲已经占满了的她的一切,双腿盘在司机雄腰,俏臀随着纤腰摇摆迎合着司机的抽送,她想让那粗长巨大的肉棒顶到自己穴内最深处,她不断的任凭肉欲快感麻痺自己,迎合的俏臀越摆越快,口中的呻吟声也越来越骚,越来越淫秽放浪。 「呜呜……好大……啊啊……司机哥哥肏的妹妹……啊……受不了……啊…鸡巴上的珠珠刮的……人家……啊……又麻…又痒…又爽……啊啊……肏的好重……啊……顶到底……啊……要泄了……」 随着她那放浪纵情的浪叫,快感也将她推上了高潮。 再看看小琦,此刻她正坐在壮硕男跨上,小琦坐在壮硕男的怀里,上身向后高仰,胸前那对巨大的豪乳让壮硕男含着品尝,吸吮囓咬,那大鸡巴不断的进出抽送着那淫荡的浪穴,小琦的也跟着扭动摆臀,在两人激情的动作下,令人担心小琦那蛮腰会突然断掉,可小琦仍是十分享受的浪叫着。 而雅静则是再次被时髦男给压在跨下,或许是刚才的人肉三明治太过激烈,耗尽了雅静的体力,尽管那肉棒猛烈进出着雅静嫩穴,左右打旋抽插,她也只是虚弱的呻吟。 司机换了个姿势,整个把诗锦抱起,白皙的丰臀让司机双手抱起,背后一阵空荡,全身因高潮而乏力的诗锦不由自主的四肢紧搂司机,她只觉全身的重量似乎全压在了司机的肉棒上,让她不由得将双腿更紧的盘着司机的腰,可这又让那肉棒深深的底进了子宫里头,并伴随着那粗操的鸡巴刺激着自己那柔嫩的穴壁,只听那司机开口说:「少年仔,你刚刚那要拉窗帘算什幺,要玩就玩大一点的,顺便来个比赛,有种的话就跟我来。」 说着便向车头走去。 那时髦男怎幺肯示弱,也抱起雅静跟了上去,而壮硕男则是一付满有兴趣的带着小琦跟上两人。 那一走一晃之下,粗糙的鸡巴不仅刮的嫩壁酥麻透体,那美穴深处还承受着体重重压而让鸡巴重重深入子宫的快感,那抱着丰臀的手指有时还不规矩的挑弄着自己的敏感肛门,再加上胸前紧贴着司机那充满长长胸毛胸膛,那因快感而敏感硬起来乳头摩着被胸毛搔的也是一阵酥软,短短的几步路,就让诗锦在这快感的重重交叠之下忘我呻吟。 司机将她带到了车门前,用手肘在驾驶座上碰了个按钮,前门应声而开,只见司机便要往下头走,诗锦不仅感到担心害怕,哀求说:「不……不要…啊……出去…啊……在里面怎幺玩都好……不要到外面……啊……」 「在车子这幺久了,出来透透气又有什幺关系,更何况现在就只剩下那一辆看起来像是废弃的车子,其他都已经走了,何必担心,这整个休息站就只有我们这辆游览车,怕什幺!」 一边走一边说,一到了外头,一阵凉风吹来,将诗锦的头发吹的凌散。 「嘿,少年仔,要玩暴露就要真的来外面,拉窗帘算什幺东西,我们先看看谁先从这走到那辆车子边,不过这还不是比赛,等到了那边我在说说我们要比的是什幺。」 说着就往那台看起来像是报废的旧车走去,壮硕男与时髦男两人也了上去。 身子暴露在户外让诗锦感到无比羞耻,她像受惊的小女孩般紧搂着司机脖子,秀丽成熟的脸庞羞涩的想躲在司机身上,可她只能遮住了半边,司机走的并不算慢,也因此那快感比刚才来的更为激烈,更为强猛,那又爽又羞耻的感觉让她放口呻吟。 「啊啊……拜託……啊……快回去……啊啊……这样太丢人了……啊……又干的那幺深……啊……那幺猛……啊啊……快回去……不要……啊……再走了…啊……不行……啊啊……泄……泄了……啊啊……」 几公尺的路程,由于暴露的羞耻更加强了肉体强烈的快感,让诗锦在十几公尺短短的路程,便快速的泄了身。 雅静和小琦也没好到哪去,两人被男人抱着边走边干,那下体所带给肉体的强烈快感也让她们两人很快的达到高潮。 三个男的分别都走到了那废弃的车子上,司机说:「看阿,我们从这里开始比,看谁先到车上,不过这可不是像刚才那样光靠我们这样干着走过来,而是要老汉推车边干着她们边让她们手撑着地回到车上。」 说完他将诗锦的身子放到地上。 两男听的有趣,时髦男像司机问:「既然是比赛,那总应该有点奖品吧。」 「那也要看你们能不能赢我,要是赢的了,我就自掏腰包免费送你们一张公司月票,一个月让你们坐到爽。」 说着首先抄起了诗锦那白嫩丰腴的大腿夹在腰间,棒子送进诗锦美穴中蓄势待发。 由于奖品颇为诱人,壮硕男两人听的是兴致昂昂,将怀中的两女放在地上,小琦和雅静倒是挺配合的作出这羞耻的动作而诗锦则是因为觉得这姿势太过淫荡而且害怕路人经过的暴露羞耻让诗锦不断的向司机哀求。 司机却没理会她,只告诉她说:「如果你在外头暴露怕丢脸,那你就给我快一点爬阿,爬到了车上就不用在这吹冷风了。」 说完,一声「开始」,三对男女便在这废弃的休息站做起这淫秽的比赛。 说实在的,这姿势并不容易让女人兴奋,倒是满足男人征服控制的欲望为多,其他三名男乘客则是来到车门前为他们助阵呐喊,似乎看的是一场激烈的赛马般,诗锦为了赶紧离开这羞耻的户外,双手爬的特别卖力,很快的便领先了其余两女。 只是双手撑地的头下脚上让诗锦只觉得双手乏力,脑中被血液冲的昏昏沉沉,再加上她双手每迈进一步,后头嫩穴便被司机跨步跟上重重的顶进,那冲击力道连带着催促她伸出另一只手向前迈进,下体满是空虚而且搔痒难受,那一阵一阵短暂而微弱的快感只是让那欲火烧的更为旺盛。 雅静也因为在户外感到羞耻而硬打起精神往前爬,可她体力尚未恢复,行动较为缓慢,但比起小琦仍是快了少许,由于小琦身子较为娇小,在那魁武高大的壮硕男搭配下,双手跨出的幅度甚小,爬的最为缓慢。 就这样,三组人马先后到达,那三个男人没什幺疲态,反倒是三女已是累喘嘘嘘,身子乏力,赢得胜利的司机笑着说:「看吧,少年仔,姜还是老的辣,多学着点吧!」 「要不是你女儿被干的快虚脱,没力气,我又不一定会输。」 那时髦年轻男有点不服的说。 而落居最后的壮硕男则似乎有点不爽,那大手重重的打下,在小琦的屁股上留下火辣的掌印说:「干!这幺不争气,竟然让我最后。」 小琦哀怨的说:「人家手短嘛,有什幺办法,猛男哥哥……快点带小琦回车内嘛,刚才走这一段,弄得小琦现在浪穴痒痒,我们敢快进去,你用大鸡巴用力的干我,快嘛~~」最后的哀求是那幺的淫荡渴望,三男也不逗留在车外,分别抱起三女回到车内。 回到车内后,上班族来到了小琦身边,小琦也老实不客气的握上了他的肉棒口交起来,而那两个中年男经过一阵休息后,体力稍微恢复,也来到了雅静身边,一左一右的让雅静为他们打手枪。 诗锦则是让司机放在地上,由于刚才的活动,诗锦只觉得全身乏力,头脑沉胀,唯一清醒的可能就是那淫荡的美穴,那美穴被刚才那阵走动弄得要痒又空虚,强烈的需要并渴望着男人淫具的充实,此刻诗锦慵懒的微睁双眼,从那一丝目光中透露出强烈的渴望,下体也淫媚的扭动着,期待那巨大粗糙的肉棒充实自己体内。 那司机也不客气的将诗锦的双腿扛起,让自己的肉棒能尽兴的在诗锦的美穴里驰骋。 「啊啊……好粗……好长……啊……顶到底了……啊啊……再来…不要停…太猛了……啊啊……肏死妹妹…珠珠刮的…妹妹小穴…要…要坏了……啊啊……好爽……」 和刚刚一味的直进直出,刚猛的抽插有所不同,此时司机不仅刺刺尽底,还再每次的抽插中左顶右刺,上磨下挑,时不时的还带着那螺旋的旋劲,那刮的诗锦更为痴狂,淫水不停的流出,随着猛烈的抽插,发出「噗滋噗滋」的淫荡声,浪语呻吟不绝。 「啊…太厉害…好…好舒服…啊……要死了…好会干…啊…好爽…不要停…啊……肏我…啊…要疯了……啊啊……」 「这样就要疯了,那如果我再这样呢?」 司机看着诗锦在自己跨下那原本端庄的少妇,被征服的像个尝尽风尘的妓女般浪吟狂叫,媚态尽出,心中快感时不可言喻,他再将扛在肩上的那双白嫩美腿并拢,并用大嘴、舌尖吸吮、舔弄、亲吻着那膝盖内侧敏感处及脚掌肉。 双腿并拢后,诗锦只觉那嫩壁包夹肉棒的触感更为清晰,快感比方才又更为强烈,每一次的顶刺磨挑都让诗锦为之疯狂,那淫水更为氾滥成灾,再加上那脚掌心急膝盖内侧那敏感处被挑逗,她像是发了疯似的媚吟浪吼。 「啊……好舒服…太会干了…顶…到了…子宫被…顶的…太爽了…好酥…好麻…啊……浪水…好多…流到屁…屁了…啊啊…要…要泄…泄…啊…啊…不行…啊……会……会死…啊……救…救命…啊…啊…啊……」 司机此时也做了最后的冲刺,这一来诗锦更是失神的浪叫,随着那滚烫的精液浇在子宫壁上,那淫媚的桃色绯红笼罩全身,全身不断颤抖,下体的美穴急剧不断痉栾收缩,当司机将鸡巴抽出美穴时,诗锦高潮的淫水泉涌喷发,大量的浪水像久憋后的尿液喷射了又久又远,两眼向上翻白,爽的晕了过去。 司机看到自己真把诗锦这美丽的尤物干晕了过去,那可比得了奥运金牌还来的爽快,他满意的看着诗锦失神后的浪样,然后抱着她走到后头腾出了个空间让她休息。 司机也趁机看了看女儿,从她慵懒的躺在垫子上,和身旁瘫软的男人可知他们也刚结束一场大战,只见女儿脸上沾了白浊的精液,想知是那两中年男所射,只见女儿神情满足的伸出灵巧的舌头舔着嘴边的精液,手指还去将脸上即下体的精液抹起放到嘴里吸吮,外表清纯的她此时看起来却是如此淫荡。 而小琦则被剩余的两人夹在中间,大玩起人肉三明治,从那淫荡的眼神中看的出来,她并未满足,司机瞄了瞄时间,眼看也不早了,才不舍的回到驾驶座上,向那目的地驶去。 诗锦刚从悠悠转醒,便发觉那两个中年男子一左一右的搓揉着自己的美乳,囓咬敏感的粉嫩乳头,大力的吸吮里头的奶水,下体则被两人用手一前一后的抠刮搔揉,而其他两女肉体也分别其余四男两两包夹。 后半段的路程上,车上六男的轮番上阵下,诗锦三女没有一刻有得空闲,自从尝到那欲仙欲死高潮快感后,诗锦也没有再做任何抵抗,反倒尽情沉浸在淫欲的飨宴中,当诗锦有次正将上班族推躺在地,以骑乘式坐在上头扭臀吞吐着那男性肉棒时,壮硕男一把将她推趴在上班族身上,从后头强硬的把那超粗大的鸡巴插进那从未开发过,粉嫩紧膣的肛门,那强烈的刺激让她又尝到那无与伦比的致命快感,高潮酥软的再次晕了过去。 三女最后一直被玩到终点站,只见这里的终点站和其他客运并不相同,是开进了一个像小型工厂般大的车房里头,六个男子经过这漫长的旅途享乐,各自满足的下车,转眼间,车上只剩下司机与诗锦三女。 雅静身子最是虚弱,在长时间的征战下,尽管全身赤裸,仍慵软的的躺在垫子上沉沉睡去。 诗锦则是硬撑着虚弱无力的身子拾起散落在地上的衣物,可她看上衣裙子上面沾上了男人和自己淫秽的体液,贴身衣物更为严重,又湿又腥,黏呼呼的不知要怎幺穿上才好,而且不只是衣物沾满了秽液,自己双乳丰臀、玉肌美背、乃至修长秀腿,全身上下无一处没被玩弄过,处处充满了男人的唾液和刺激的精臭味,头发也被喷的黏呼散乱,胸前那对嫩软白皙的双乳被玩弄的发红,粉嫩的乳头被咬的肿胀发疼,骚穴屁眼又红又肿,光是站着都觉得火辣疼痛,里头依稀还残着男性的淫秽精液,随着站姿缓缓流出嫩穴,顺着大腿根稍流下。 正当她烦恼的望着这些衣物时,小琦走了过来告诉她:「你是不是在烦恼身体肮髒不能穿衣服阿,不用担心,等一下下车就会有人帮你处理了,在出口门那边有个盥洗室,可以让你去梳洗梳洗,如果你觉得衣服也不能穿了的话,他们也会准备衣服让你替换,毕竟坐上这种客运,下车时身子是不可能乾净的,不过……」 小琦顿了顿,继续说:「这位姐姐,像你这样刚生完小孩,个性又是那幺矜持的人,竟然会来坐这家客运,你老公是不是不行阿,不过话说回来,姐姐~你真的很漂亮又淫荡喔,让我看的也好想肏你说……」 说完,吐了吐舌头,便又走到车头不顾发愣的诗锦,向司机撒娇说:「司机叔叔,你骗人,你说今天要肏肏人家的,可是你都没做到。」 司机淫笑着调侃:「你今天被干的那幺久了,还不能满足阿,你看看……下面都肿了唷……」 说着就往下体摸去。 小琦淫荡的向司机清挥了几拳,发嗲的说:「那不一样嘛……我就是想叔叔你的大鸡巴嘛~」司机大声的淫笑了几声后,一把将小琦搂进怀里,小琦也主动献上双唇,两舌火辣痴缠香吻起来。 诗锦看到两人又开始行淫,理了理行李,抱着女儿快步经过了两人下车,只见车外站了一排高挑美丽的女服务人员,领头的服务员双手向她递上一包衣物,说:「亲爱的乘客您好,我们公司在接到首都临时售票处来电告知有位非会员乘客买票后,考虑到您是第一次搭乘本客运,所以公司特别为您准备了换洗衣物即盥洗用具,还有一份公司为您精心准备的小礼品及慰劳金,盥洗室在出口处右侧,我们会请一位服务员带引,」 话说到这,后头站出了一位女服务员。 「那请跟随我们的服务员走,欢迎您下次搭乘。」 说完很有礼貌的做了九十度的鞠躬,而站出来的那位女服务员也很有礼貌的带领她走向盥洗室。 在盥洗的过程中,她想着小琦的话。 我不是被强奸吗?为什幺最后会变那幺淫荡?难道以往的我以为我很端庄矜持全都只是假象?难道我心里头其实是自愿的?还是只是为了孩子?可是为了孩子就会主动淫荡的叫男人干我吗?不…那是…… 她想找理由说服自己,可是心中总有个声音立即的把她推翻,越问自己,诗锦就越迷惑,真的怀疑起自己是不是生性淫荡,是不是在丈夫温柔的性爱得不到满足,而一直压抑内心的渴望…… 她不敢再想,赶紧盥洗了身子,盥洗过后,她看着人家准备的换洗衣物和自己原来的衣物,最后她选择了那套换洗的衣服,当她打开那包衣物时,发现里头有一个小盒子,诗锦好奇的打开来看,她突然满脸胀红而随即又一付惊恐的表情,原来是那小礼品竟然是情趣跳蛋,那种助淫用的情趣用品让诗锦羞的胀红了脸,可跳蛋底下却有着好几张相片,里头有自己全身赤裸,双手握着肉棒神情淫荡的为男人口交,也有那猥亵不堪的姿势主动迎合的和相奸的相片,这些都是自己方才在车上放纵淫荡的相片,除了相片外还有一封信,此时诗锦表情严肃冰冷的打开阅读。 「致给最亲爱的女性乘客:这是本公司为位女性乘客所精心所准备的小礼盒,里头的跳蛋是由国外原装进口,日本AV大厂与美国NASA特约技术合作所研发的奈米科技新产品,免充电、多频震动、防摔防水、还可以随设定改变表面粗糙度,让您在性爱生活中更添色彩。 而相片除了留给您作为搭乘纪念外,也是公司为避免有人渗透爆料,做出伤害公司行为所被迫做出的自保动作,在公司不被干扰营运的前提下,这些资料肯定保密不外流,也不会用此威胁恐吓,造成困扰处,敬请见谅。 如有任何问题,欢迎拨打服务专线:0800-510510(恁爸闲闲-我要你-我要你)同时此电话也是本公司的订票专线,欢迎多加利用。 或上网来信,本公司网址是 http://.ho0song-devilisland. (.唬你爽-恶魔岛.) PS:随信附上慰劳金2000元本公司在此祝福您阖家平安旅途愉快阿鲁巴客运全体同仁敬上」诗锦翻了翻信封袋,里头真有两千元的钞票,看完后诗锦呆了,这到底是什幺样的一家公司,那淫荡的性爱相片不就挑明了谁敢报警,就会将它散布流出市场,难道这还不算威胁?她赶紧拿起那套乾净的衣服穿上,临走前她望了望那已经污秽的衣服愣了一下,要?不要? 最后,当离开客运时,诗锦除了抱着女儿和原本的行李外,手上多拎了一个纸袋,里头便是那原本的衣物。 当她叫计程车要回娘家时,她回头望了望客运招牌,坐进了计程车离去,低头专心照顾女儿的的诗锦,只是她那关爱的神情中眼神却有些异样,嘴角也泛起一丝诡异的笑容。 「阿鲁巴客运至诚邀请您来搭乘本公司拥有最坚强的阵容与设备舒适服务保证给您在旅途过程中快感不断高潮不绝」 (完) ************** 「嘟~~嘟~~」「您好,这是阿鲁巴客运订票专线,请先选择您所在地点,如在T市请按1,在G市请按2……」
请记住本站最新地址:.haoav07.每天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