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另类小说

在长客上用舌头上鸡巴


原来那时髦男伸出舌头去舔诗锦的下体,拨扫着两片大阴唇,不时卷起舌头当鸡巴的插进阴道搅弄,一只手出食指轻轻挑着后头的菊花门,甚至将那污秽肮髒的屁眼含住,轻轻的吸着,重重的舔着。 诗锦全身最敏感的地带便是会阴和屁眼处,先前两处尚未被挑逗时,她仍能消极的矜持紧守忍着不发出呻吟,但这时髦男变态的举动却打破了诗锦最后的防线,那粗糙的舌头及手指不断刺激,带来那一道道电流震的诗锦下体的淫水不自主的从阴道里头流出,湿淋的下体已经分不出是口水还是淫水,再加上两粒美乳被那中年人又搓又揉,又吸又咬,力道下的恰到好处,就连诗锦自己都快也分不清那是悲伤的啜泣声还是淫浪的呻吟声。 突然间,壮硕男子停了下来,猥亵的眼光不断的在她身上游移,而后拍了拍时髦男示意着他停下来,那壮硕男子开口对时髦男说道:「其实我们不用费这幺大的劲来挑逗她,让她自己手淫不就得了,看这样的美女人妻手淫到高潮肯定很有看头。」 时髦男淫贱的笑了笑,认同的点了点头。 「不……不要……拜託……不要叫我做……」 诗锦再次哀求。 「你难道没有手淫过?」 肌肉男一脸不信的藐视着她「……」 诗锦羞红了脸,如蚊蚋的声音回答着这令她感到羞耻的问题。 「你说什幺?我听不清楚」壮硕男子追问。 「呜呜…我……做不出来…这幺羞耻的事我在这做不出来。」 诗锦呜咽的说着。 肌肉男也不强迫,只是抱起一旁的女婴,独自的说着:「嗯……看来你需要点鼓励,你看看,这孩子多幺可爱,睡的多幺甜阿,想必醒来时一定很活泼吧,嗯……是女的阿…那长大之后肯定……可惜……」 「不要说了……放下我的孩子……把我解开…我……我做,不要伤害我的孩子……」 诗锦看到孩子在这禽兽的手上,悲愤的怒吼着,愤怒又无助的泪水划过了美丽成熟的脸庞。 当时髦男将捆绑诗锦的皮带解开时,诗锦愤怒的向时髦男掴了一巴掌,并怒骂了声:「禽兽。」 「啪」的一声,只见肌肉男手上的那把刀将女婴身上的衣带给割断。 「哎呀,我的手真是太不小心了,竟然把孩子的衣带给割断,还好没有伤到小孩子阿。」 「你……」 诗锦对肌肉男的行为愤怒到说不出话来。 只听肌肉男冷冷的对她说:「你再有一次反抗的行为,这把刀割断的可就不只是衣带而已,给我乖乖的照着做。」 孩子在对方手中,而这车上又没有一个人肯出面帮忙,诗锦如泄了气的皮球般颓丧。 「要不这样吧,你要是能在五分钟内自慰到高潮,我今天就不打你的主意,让你和你女儿能安全的到家如何,可是…要是没达到高潮,不仅你今天要让我们干到爽,我也要再你女儿身上留下个记号。」 壮硕男子看诗锦过于绝望,玩弄起来没意思,于是假意的给了条希望,实则是要将诗锦推入更深一层的深渊。 明知这是不可能的事,但诗锦却因爱子心切而失去了判断,愚蠢的相信了壮硕男子的谎言,她还认真的用左手搓揉着自己的乳头,右手探进下体嫩穴处抠骚挑逗着。 诗锦的一颗心根本就没有放在性爱上头,身心紧绷,单凭双手那机械似的挑逗再怎幺做也是徒劳无功,眼见时间一分一分的过去,五分钟很快就到了,诗锦的下体就连淫水也没分泌出来了,何况是高潮,这下又让诗锦急哭了,哀求着壮硕男子。 「再……再给我一次机会,我……我一定可以的,不要伤害我孩子。」 壮硕男子猥亵的大笑,看着诗锦那哀求的神情,爽快的答应说:「好阿,我就再给你一次机会,这次给你二十分钟,要是没有达到……我这大屌可再等着阿。」 诗锦看着肌肉男跨下那条尚未勃起便十分粗长的大屌,害怕的摇了摇头,那双手更加强烈的挑逗着自己的敏感三点。 可她心越急,就越没办法进入状况,此时那辣妹被那时髦男带来到了她的身边,只见那辣妹凑耳温柔的向诗锦说:「姐姐,我叫江元琦,叫我小琦就可以了,依照姐姐现在这样的弄法,就算再给你一小时也是没办法达到高潮的,这样只会让你那嫩嫩的穴穴磨到受伤,听我的,我可以让你达到高潮的。」 诗锦转头看了看那辣妹,眼神中带着疑惑,那辣妹又说:「姐姐,相信我吧,小琦不会害你的。」 诗锦犹豫了一下,虽然不愿,但再此时却也别无他法,愤恨的瞪了眼前两只禽兽后,含泪点头答应。 「先不要管高潮的事情,我们先想想每天要洗澡时那愉快的心情,想想那热水淋在自己的身上真的很舒服,就好像那许多的烦恼和不快乐都会被热水给沖走一样。」 随着小琦轻柔的语调,诗锦试着想像着。 「然后在想想你和你丈夫做爱时他最喜欢亲你哪里,轻轻的去抚摸它……还有阿,那热水淋到自己柔软的肌肤时是不是真的很舒服阿,再加上用沐浴乳清洗,透过沐浴乳的润滑,自己的身体就更为的滑溜了,如果那时候摸上一些敏感的地方,那一定是很舒服很舒服吧。」 「你丈夫一定也常像你洗澡的时候那样温柔的抚摸你的身体,对阿,那感觉是很温柔的,很舒服,而且他一定也很喜欢吸你的胸部,搞不好还喜欢用牙齿去咬它,摸摸胸部,对,轻轻的捏,是不是有像丈夫那样的感觉。」 在小琦轻柔的引导下,诗锦渐渐的放松下来,双手随着小琦的指示缓缓移动,轻轻爱抚。 「然后你慢慢的会揉到那粉色的乳头,那丈夫的嘴巴最爱吸吮的小乳头,还有给孩子哺乳的乳头,轻轻的揉,你会感到很舒服,很舒服。」 诗锦听着引导,双手爱抚到自己那粉色鲜嫩的乳头,轻轻一捏,「嗯」的发出一声呻吟,显示着诗锦渐渐的进入状况。 「然后你一手继续爱抚着自己的乳头,另一手慢慢摸到小腹,再肚脐附近轻轻的转圈,对,然后慢慢往下移,不,不要那幺快到小穴,先用三只手指头顺时锺的搓揉着自己的下腹,有没有感到肚子热热的,还有乳头是不是酥酥麻麻的,很舒服。」 诗锦一边爱抚着自己的乳头,一边轻轻的揉着自己的下腹,肚子彷彿真有一股暖流在那形成,下体渐渐的感到一阵搔痒,渐入佳境的诗锦知道自己的小穴已经开始分泌淫液,更加依赖了辣妹小琦的引导。 「然后你现在将右手持续的往下抚摸,不,不要停在穴口,慢慢的,轻轻的再大腿内侧来回抚摸,在加点力道,对,很好,我已经看到你小穴流出淫荡的骚水了,现在可以用你的手指爱抚小穴,但是别忘记会阴和后面的小菊花喔。」 诗锦此时完全听从着小琦的引导当中,双手完全照着引导去做,闭着眼睛的她,可以感受到自己的下体涌出的淫水比以往来的容易且来的多,渐渐的她感到呼吸急促,不禁轻启两片香唇,重重的喘息,细细的呻吟。 「好,然后现在将你的左手往下移到小穴上头,爱抚着你外面的肉唇,对,双臂也要将你胸前那对美丽的奶奶给夹挤,对,就是这样,你现在喘息的小嘴一定想要吸吮些东西,你会想将右手手指伸进嘴巴,对,舔着自己淫水的味道,手臂不要忘了夹紧两颗乳房,对,你现在感到下面越来越痒,左手会加快的抽送,你会感到身体越来越热,越来越渴,越来越想要,你双腿开始夹紧,不断的交叉磨蹭,手指越插越深,越插越多根,你觉得你快到了,你感到体内有股水要喷出,就快要泄了,对,不要抗拒,指头再快一点,再深一点,很快就要泄了。」 诗锦听着引导迷糊的将沾满了淫水的放进嘴里,一股淡淡的骚味传到嘴中,但并不令她讨厌,双臂也照着小琦的指示夹紧,随着双臂的颤抖,那乳汁便细细的一道道向外喷洒,下体的淫水也不断的分泌,如电流般的快感一道到传到诗锦的脑门,最后即使小琦没在指示,肉体便本能自主的越做越激烈,越做越淫荡,喘息声渐渐急促,最后她觉得有股渴望的声音想要冲出喉咙,「啊…」 的一声娇吟,她惊觉自己竟然发出如此娇浪的呻吟声,矜持的她感到十分的羞耻,她紧闭双唇,一边承受着那苏麻的快感,一边又强忍着不发出声,直到最后,尽管达到了高潮,那强烈的麻酥感直冲脑门,如电流般通彻娇躯,下体淫水大量涌出,顺着手掌滴落到地上,诗锦仍只是紧闭香唇强忍着不出声,只在那不断的粗重喘息着。 诗锦达到高潮后一会儿,缓缓的睁开眼睛,那美眸仍因高潮余晕而带着几许淫媚,声音出奇娇柔的说:「我做到了……可以放了我和我孩子了吧。」 「很可惜,超过时间。」 肌肉男阴阴的笑着说。 「不…不会的,这次一定在时间内,我一定做到了。」 诗锦不相信的说着。 「反正一切都是我说了算。本来照约定,我要在你女儿身上割上一刀,但看你刚才那自慰的骚样,我改变主意了,我不会伤害你孩子,只要你乖乖顺从我,让我好好的干干你,让我下面的大屌爽了就好。」 肌肉男指了指下面那勃起的超大号鸡巴,淫秽的说着。 「不…不要……」 诗锦看着肌肉男勃起的超大号鸡巴,吓的直摇头。 「少在那装清纯了,你看看地上,都是你刚才自慰流出的淫水和乳汁,流出来的淫水还是我看过最多的一个,想不到你外表看起来端庄,但浪起来是这幺来劲,真是天生的淫贱货。」 诗锦目光扫向地上,只见地上的淫水滴了一大摊,而乳汁也洒了一地,淫秽的景象让她羞惭的将头几乎埋进了自己丰满的乳房中。 「接下来,我可要爽一爽了。」 说完,诗锦便被那肌肉男强搂入怀。 在陌生人面前自慰到高潮,而且还留下了淫秽的痕迹,诗锦心中感到羞愧难当,恨不得一头撞死,可这此刻并没有给她时间感伤,因为那肌肉男以迅速的伸出大臂强搂住她,诗锦惊惶抗拒的不断抵抗,两人又陷入一阵攻防,可柔弱的诗锦没几下便被制服,肌肉男一把抓起诗锦的秀发,硬是将她的头给凑到自己的跨前,诗锦抗拒的瞥过头,不肯相就。 本在车子后头的长发女孩,此刻正被三人侵犯着,胸前那对美乳被两个中年人一左一右的含上,只见两人如婴儿般卖力的吸吮着那柔软白皙的胸部,双手不断的来回抚摸那细嫩的肌肤,而那上班族则是将头身埋在那长发美女的跨底变态的享受着那少女娇嫩欲滴的嫩唇,啜吸着那少女略腥却微酸带甜的淫液,那美女抗拒的扭身抵抗着,可软弱的抵抗根本没办法带来多少效果,尽管深锁的眉头仍透露出几许不愿,可在那三人的挑逗下,口中仍却呻吟出快感的讯息。 「啊啊……啊……喔……嗯嗯…」 而在身旁不远处的小琦,则是热情的和时髦男相拥舌吻,全身性感的胴体如水舌般扭摆磨蹭,吻了一阵后只见小琦娆骚的往下吻去,双手挑逗的从时髦男胸部抚去,而后以一付极为撩人性感的姿势蹲下,用那性感的小嘴隔着那薄薄的四角裤淫荡亲吻着,只见那四角裤逐渐湿润,那薄起膨胀的肉棒呈现出激昂气势,小琦亲吻含吮了一阵后,张开小嘴,用那白色的贝齿淫荡撩人的脱去那四角裤,只见那时髦男的肉棒如弹簧般挺出,划过小琦那淫媚的俏脸,也不见小琦有丝毫不快,还主动的张口含上那红的发黑的龟头,火辣的吸吮套弄。 看着小琦如此火辣腥煽的举动,诗锦已是羞赧到不知所措,这还是她第一次在这幺近距离下看到如此猥亵淫荡的景象,让诗锦不由得瞥过头去,可再另一头等的却是另一条带着精臭味的大鸡巴。 「你可别只看戏阿,刚刚你爽了,可我还没爽呢,给我好好的舔我这宝贝大屌。」 那肌肉男一边说着,抓着诗锦秀发的大手还一边施力着。 一条超大号的粗长鸡巴就距离诗锦的脸不到5公分,那精液及汗垢混杂的噁心味道直扑鼻来,让诗锦一阵作呕,摇头哭声的说:「不……不要…我不会……呜呜……」 没有让诗锦拒绝的机会,肌肉男便那将粗长的臭大长屌硬塞进诗锦的小嘴里头,正当诗锦想拒绝的狠咬它一口时,壮硕男子口带威胁的说:「刚刚手淫就没看到你这样清纯,你自己那吸吮手指时不是骚的要死,给我乖乖口交,还有,最好别伤了我的大屌,要是伤到了,小心你的孩子。」 壮硕男子一阵羞辱,还提到孩子来威胁,诗锦失去了咬下去的勇气,头又被男子的手从后脑压住,退也退不得,但她生性拘谨,和老公做爱时从来也只是单调传统体位,就连狗交式在她的矜持下,也没尝试过几次,哪会口交这淫秽的行为,但被人擒制住的她别无选择,认命的张嘴含上,屈辱的接受这污秽的髒屌,笨拙呆板的摆动着头部,机械式的替肌肉男口交,可那腥臭的噁心味道,让诗锦不时的那噁呕声。 「你是木头阿,只会这样摆动,用舌头给我好好舔,要不然我拿你的孩子开刀,不会的话旁边不就有个很好的范本吗,不会学阿。」 诗锦面对肌肉男凶狠的威胁,只能从美眸中留下那屈辱的眼泪,泪水汪汪的望向一旁。 只见本在那长发美女身旁的秃头中年人,钻到了小琦的跨下,伸着舌头,淫秽的舔吮着那鲜红的嫩鲍,小琦一边扭着腰迎合着,一边替那时髦男持续的口交着,只见小琦先是用舌头在那龟头上轻舔打转,然后在缓缓含上,套弄个几下后,在将肉棒横摆,张着小嘴如啃玉米般的来回吮舔,一只手不忘抚摸轻弄着睾丸袋,等到小嘴渐渐含上睾丸袋时,那手只又轻箍着肉棒来回的套弄。 又看那长发美女,此刻正被两个人左右夹击,两根肉棒谁也不让谁的硬捅着少女那娇嫩的小嘴,从两颊激烈的起伏可以看出,那长发美女承受着多累人且屈辱的兽行,但那长发美女似乎已经放弃了所有抵抗,屈服的舔吮套弄,或许在她心里,只希望眼前的两只禽兽能早早射精,已结束这样痛苦的口交。 看到两人淫秽的举动,诗锦心中一阵悲痛,尽管她对这样的淫行多幺无法接受,此刻的她,仍得做出这淫荡不堪的行径,她眼眸留着泪水,一脸不愿及愤恨的握上那超大号的粗长鸡巴,伸出舌头僵硬的舔着那马口。 「对……喔……就是那里,对,睾丸袋那里也舔一舔,还要用手套弄阿… 喔……你这女人还真骚,学的真快,舔的好爽,一点都不像是第一次口交…喔…,另外一只手也别闲着阿,搓弄自己的奶子阿,干,真爽…喔喔…继续……」 其实光靠诗锦那僵硬的动作,哪会有那幺大的爽感,肌肉男此时不断说着不堪入耳的淫秽字眼,还一副陶醉的样子,只不过是在羞辱至今仍不屈服的诗锦,看着她那凄凉苦楚的表情,就不由得升起一股凌虐的快感。 而此刻玩弄着长发美女的上班族和中年男也极精射精,两人加快了腰部的摆动,几下后一阵低吼,从长发美女口中拔出了肉棒,双双将精液喷在那秀气脱尘的脸庞上,中年人气喘嘘嘘的将长发美女搂着扑倒在地上,双手不规矩的持续侵犯着女孩的肉体,而上班族则是缓缓的走来到了诗锦的身旁,拉起诗锦爱抚双乳的手握上自己那半垂下的鸡巴,示意着要她帮忙打枪,诗锦只得被动的握上那污秽的鸡巴,但羞涩保守的她就只是握住,而不肯做出淫秽的套弄,而那上班族还伸出那双淫手,大肆的玩弄起诗锦胸前那两颗丰满的嫩奶,又搓又捏,只见一道道白色的乳汁,在她的淫玩下,从那粉嫩的乳头喷出一道到美丽淫荡的弧线。 肌肉男见状,边挺着腰插挺着诗锦的樱桃小嘴,边调侃羞辱道:「怎样,水查某,另外一只手是残了吗,握着这位朋友的鸡巴是不会帮他打枪吗?干!打了手枪就忘记舔我的大鸡巴了喔…给我好好舔,骚女人,你看看从你那奶子喷出来的奶水,就是一副骚屄欠干的样子…喔……舔快点…喔喔……」 粗长的鸡巴不断的进出着自己的小嘴,另一条则是湿淋的握在自己手中,耳边又传来一阵阵淫声秽语,这样多层的刺激,对于诗锦在怀孕后至今也快一年没有性生活,尽管再保守,心中再不愿意,但肉体深处的欲望还是渐渐被诱发出来,尽管心中充满了无奈不愿意,但下体渐渐起了反应,那嫩屄深处似乎有股搔痒悸动直干扰着她的理智,胸前的乳头也被弄得阵阵苏麻,肉体再再诚实的反映出那深层的欲望。 诗锦虽然并未自愿并享乐其中,但也逐渐失去了抵抗的动力,肉体本性的淫欲渐渐侵蚀理智,从本来那无奈被迫的心理,渐渐的迷离,嘴巴里头那带着精液及汗垢的鸡巴似乎不再令她感到呕心,那种鹹腥湿滑的感觉刺激着味蕾,反到有种异样的感觉,这种被虐的刺激让诗锦的肉体感到有些兴奋,下体也因这样的刺激而湿润,淫水渐渐的从阴道里流出,她不再紧闭眼睛,半睁美眸,看着那浓黑的屌毛不断刺激搔碰着自己的脸颊,粗长的鸡巴狂野的进出自己小嘴,甚至深达喉咙,那种野性腥湿的味道令她一阵恍神,手中机械式无奈的套弄变成了主动,套弄速度竟然变的卖力加快,更从喉头发出连她自己也不能想像出的淫媚呻吟。 「嗯嗯……呜……呜……喔……」 粗喘的呻吟声是那幺的娇嗲,那幺的撩人欲火。 「干,这骚货好会吸,好用力…喔……马的,要射了……」 那上班族感受到了诗锦变化,受到如此的美少妇卖力套弄,刚喷发过的鸡巴似乎又忍受不住刺激,抖动了几下,兴奋的射出精液,喷洒在诗锦的嫩乳及美丽的脸蛋上,肌肉男看到诗锦脸蛋上沾上了精液后,妩媚的神情更添了几分淫荡,凌辱的兴奋及龟头上那强烈的刺激让他再也忍不住,双手抱住诗锦的头剧烈的抖动腰部,将那精液尽数喷发在诗锦小嘴里。 「嗯嗯……呜……噁……」 神智迷离的诗锦突然感到有一股极为浓腥的滚烫液体喷发在口中,那腥臭的味道呛鼻刺激,让她顿时清醒了过来。 看着那肌肉男猥琐的笑容及口中腥臭的刺鼻味便明白,那污秽的精液已经全部的喷发在自己的口中,诗锦感到作呕的噁心感,她想挣扎的想吐出鸡巴并吐出精液,只是那肌肉男仍是把她的头紧紧的箍着,根本就无法向后倾退,更令诗锦作呕的是,那肌肉男不只将那精液射在自己口内,还用他那肮髒的鸡巴在嘴里头搅和着,诗锦强烈的屈辱及无奈让她再度落下了眼泪。 挣扎抗拒了许久,还是只能无奈的将那滑腻噁心的精液全数吞进去。看到诗锦做出吞嚥的动作后,那肌肉男才满意的将鸡巴退出诗锦的小嘴,退出时还牵出淫荡的丝线,而诗锦则是频频将手指伸进喉咙,希望能将那噁心的液体给吐出来。
请记住本站最新地址:.haoav07.每天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