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另类小说

在公车上被一群人强奸


只是这群男性并没有要让她们休息太久,只见那身材略瘦的中年人随即扑向了诗锦,不管三七二十一的狂吻着她那秀丽妩媚的俏脸粉颈,双手也贪婪的四处抚摸,诗锦尽管感到耻辱痛苦,但却已经放弃了挣扎,双眼无神的望着车顶,任凭身上的男人逞着兽欲。 而肌肉男这时取代了时髦年轻人的位子,双手粗鲁的直接握上小琦那丰满的大奶,贪婪的搓揉起来,年轻人则是来到雅静身旁,鼻子凑上那头乌黑的长发,大大的吸了几口,也不管雅静那脸蛋上仍存在着上一个男人的精液,伸出了舌头连带着舔过黏着秀发清纯脸蛋,秃头中年人似乎显现出疲态,退到了一旁歇息着。 正当这群男子各自享受时,突然传来一阵婴儿笑声,这阵笑声将那失落在绝望深渊的诗锦唤了回来,那无光的美眸登时冒出了精神,猛然抬起头望向笑声的方向,可映入眼帘的,却是一个令她崩溃的景象。 只见那上班族抱起自己的女儿,一边逗弄一边自言自语的说:「这小孩子真可爱,可真像我家那可爱的女儿,宝宝乖~不要哭喔,叔叔要喂你喝奶奶啰。」 只见他说完,便去解开自己的裤头,露出一条极为粗的鸡巴,还将那鸡巴凑道女婴嘴边。 诗锦见到自己的女儿就要被侵犯,她抓狂般的推开那中年人,便要像上班族冲去,只是才跨出一步,她便被那中年人给抓住了脚踝,一个不稳,便扑跌在地上。 只见那污秽的龟头一寸寸接近女儿,而女儿丝毫不懂得危险,似乎还对那粗粗的条状物感到有趣,「咯咯」的笑着,诗锦一边踢着双腿想挣脱,一方面双手奋力的想爬到女儿身边阻止那上班族的兽行,可是却一点也无法如愿,还被拉了回去,诗锦愤怒抓狂的回头瞪着中年人,却被重重的赏了一巴掌,只见那中年人不爽的说:「她马的你这贱女人别给我乱动,刚刚看你被肏的时候那付鸡掰的爽样,而我才刚要肏你你就要跑,马的,敬酒不吃吃罚酒是吧。」 诗锦想回嘴,可这时却听到那上班族说:「乖孩子,来,叔叔为你喝奶,要用力吸喔。」 只见到上班族将龟头塞在女儿的小嘴中,当成是乳头让她吸吮,笑脸阴阴的享受着这噁心变态的兽行,那女婴孩似乎真的饿了,尽管那小小的嘴巴被上班族那粗肥的鸡巴塞的饱满,仍是乖巧安静的含着,女婴或许吸的卖力,只见上班族还一脸陶醉,沉迷的说:「干,这女婴就已经这幺会吸,以后一定比她妈还要淫荡,喔~吸的这幺用力,真爽…小孩乖乖喔,叔叔的奶水跟你妈妈不一样,要用力吸久一点才会有喔。」 霎时间,那种没有保护孩子的自责和心疼孩子受害的悲伤,混杂着那心中莫名的愤恨使她的怒火狂炽,淹没了肉欲,不只从哪爆发出来的力量,挣脱了中年人的擒箍并凶猛的那男子冲去,大声疯狂的嘶吼道:「放开我的孩子…不要伤害她…」 但可怜的诗锦并没有救回孩子,因为当她刚要伸手夺回孩子的同时,已被那中年人和秃头男给制住,双手还被两人用领带和不知从哪来的绳子给捆绑吊起,愤怒疯狂的她虽然双手被吊了起来,可还是运用着双腿不断的踢向两名中年人,一边嘶吼着:「禽兽……你们这群禽兽……我…我都已经让你们这样强奸了,你为什幺还要伤害我的孩子。」 喊着喊着,声音竟然呜咽了起来。 「我只不过是看你孩子饿了,帮忙喂个奶而已,你这做母亲的,刚才都只顾着自己浪屄的享受,根本就没关心到孩子,现在我好心帮你喂个奶又有什幺关系呢?你看你女儿,吸的多开心阿。」 那上班族鬼扯着说些荒唐的理由,诗锦从方才发狂的愤怒,到现在被制服无助,和那种无力保护孩子的强烈自责感,让她气苦的哭了起来。 被肉欲薰心的中年男子可没起任何同情心,反见到那诗锦哭的梨花带雨的样子,让他升起一种强烈的欲望,他走向诗锦,双手就要往诗锦身上摸去。 诗锦此时气苦愤怒的将一只玉腿奋力往中年男子下体踢去,却被轻易的抓住,此时诗锦对于自己那种弱小的力量更感到悲痛,那中年男子淫笑的说:「哭什幺哭,别哭了,你这脚那幺急着抬起来,难道是那浪穴又再痒,想要男人肏一肏它,别急,我马上就给你,我这条鸡巴可还是带钩的,等一下你就别太爽到晕过去才是阿。」 说着也不管诗锦反应如何,大手扛起另一只玉腿,对准穴口就猛肏,对诗锦来说,此刻每一次的抽插都没法让她像方才那样的有快感,此刻的她对于无法保护婴儿而感到万分自责,任凭那中年人干的再怎幺猛烈她也只是麻木得承受着。 「啊啊……太胀了…好粗……小浪穴…被撑的好涨…啊啊……好像快裂了…啊…好用力…啊…小琦被阿…阿诺哥哥…插的好…好爽…浪穴被大龟头…刮的好酥……啊啊……」 小琦不但身材火辣声音娇美,那浪语呻吟更是豪放淫荡,此时她肉体横躺,胸前的大奶被肌肉男握了个老紧,正淫荡的搓揉着,水绵绵的大奶随着肌肉男的玩弄,变化出各式各样的形状,大奶上那只的大凤蝶,也在肌肉男的淫玩下振翅飞舞。 「你这小淫女,竟然在这大奶子上纹上蝴蝶,干,搓着奶子那翅膀还会飞喔!呜~~浪穴夹这幺紧…看我的大懒趴怎幺肏你…」 肌肉男没有像那时髦年轻人那样卖弄着体力快速的冲刺,但那粗大黝黑的龟头紧撑着那柔嫩的穴壁,每次都狠狠的刮着那嫩壁上的皱摺,让那淫汁浪液随着肉棒的退出而流出穴外,湿淋淫荡的汁水弄湿了小琦身下的垫子,那充实酥麻的快感也让小琦将那一双健美修长的腿则圈环在肌肉男腰桿上,扭动起弹力俏挺的肉臀,迎合着那肌肉男的动作,让那粗大的鸡巴能够顺利且尽兴的在那紧实的浪穴中抽送,口中浪语越发撩欲诱人。 「啊啊……阿诺哥哥……啊…你的肌肉…好…好结实…让小琦好想……摸一摸…亲一亲…啊…好猛……插死小琦了……大鸡巴…弄得小琦…浪穴好爽……奶奶被捏…啊…好舒服…啊…太…太爽了…啊啊……」 肌肉男被小琦那浪语撩的高涨,那男性的尊严受到了极大的鼓舞,令他开心的说:「光是有手指这样捏你的奶头就这幺爽,那在来试试我这招。」 说着,手指捏上了右边的奶头,掐紧向上拉扯,让那水嫩嫩的大奶被拉的扯的老高后松开,那大奶便像橡皮筋般弹了回去,柔软的奶子如果冻般诱人的摇晃抖动,另一边的奶子则被肌肉男大口含上,淫荡的亲吻着,吸吮着,囓咬着,这下小琦更是为之疯狂。 「啊啊……不要…奶头这样…捏的…太舒服…啊……奶头爽死了…不要这样捏…太…太爽了…大鸡巴…再来…要…啊…太爽了…要……要泄了…啊啊……」 说着,小琦浪汁涌泄,大量的淫水随着肌肉男的大鸡巴的抽出,便从浪穴喷出一道小水柱,弄湿了身下的垫子,虽然小琦高潮泄了身,可肌肉男现在仍是兴致昂昂,他双手握上小琦那软绵绵的大奶,包夹着自己那超长粗大的鸡巴套弄起来,爽到不行的小琦低下了脸,伸出舌头迎接着那粗长的超大鸡巴,淫荡的舔吻着那粗黑硕大的龟头。 「你看,我的大懒趴被你的奶子包住,那对翅膀刚好就在旁边飞,喔~真爽,对,舔我的懒趴头。」 干了一阵后,肌肉男肉棒一阵抖动,小琦心知将要射精,张开性感双唇含住那硕大的鸡巴,让那缴出的白浊精液全数喷进自己嘴内,当肌肉男退出肉棒时,也不见小琦吐出,而是将那精液含在口中品嚐了那滋味后,再将它一口吞进,事后还淫荡的舔了舔嘴唇,一付意犹未尽的样子。 另一旁的时髦年轻人则是将雅静那双白嫩修长的美腿扛到肩上,双手撑地,不经任何前戏对准穴口,由于雅静刚也才达到高潮,小穴里头仍然湿润,不需要爱抚也能顺利深入,可这时髦年轻人的肉棒却比那秃头男来的长且粗,时髦年轻人用力一顶之下,雅静激动的呻吟浪较,似乎顶到了那娇嫩敏感的花心,时髦年轻人望了望跨下,只见还有一截肉棒露在外头。 「啊啊…太深了…不行……顶到了……啊啊……救…命……弄死我了……啊……」 时髦男讶异着雅静嫩穴的短浅,但也引起他那淫邪的欲火,他时而浅出深入,时而深进深出,刻意的直刺激的那敏感的嫩穴花蕊,弄得雅静次次都感到那强烈的酥麻爽感,嫩穴不由自主的收缩,将那长长的肉屌紧紧箍住,用力的吸着,肉棒被那种又湿又滑,紧膣有吸力的嫩穴包围所带来的快感,那时髦男舒爽的呻吟了出来。 「喔……好紧……干…这淫穴比刚才那辣妹更会吸,喔~真爽!」 时髦男越干越爽,最后起兴的大幅来回猛干,将那长长的鸡巴推出到只剩龟头,再狠狠的冲刺没入,由于阴道被撑的饱满,每一次抽送从空虚到充实,更深深的刺激花心顶进子宫,那带来的麻爽快感,让雅静原本娇媚的呻吟声,变的更为娇嗲。 「啊……爽死了…啊……小穴肏的好爽……爽死了…好深……好哥哥…妹妹小穴…好爽…啊…妹妹要…哥哥用那长长的…肉棒…肏爽我这淫荡的……小穴…太爽了……啊啊……」 此刻的雅静被肏的快感一波接着一波的交叠,让她感到即将又攀上那快感的高峰,口中浪语也学起了小琦,用尽那低俗粗比的下流辞语,嗲淫浪喊的表达出肉体得到的快感高潮,那时髦男也感受到跨下这位美女的反应,加重了力道及速度,没几下雅静便阴道急剧收缩,高潮的颤抖,酥爽的摊在垫子上,而时髦男也受不了雅静那阴道紧膣的收缩,精关守不住的让精液喷发在雅静的体内,在连两次射精后,时髦男也虚弱的趴在雅静身上,粗重的喘息着。 「喔喔…干!不行了,爽…叔叔要为你喝奶了。」 那用鸡巴喂「奶」的上班族,似乎让那女婴吸吮到精关快守不住了,他也不紧守,任凭那精液从输精管送到鸡巴在喷发进女婴的嘴中,女婴似乎不懂得那白色的液体噁心的程度,竟把他将母奶一般给喝了进去。 诗锦此时已经麻木了,没有任何反抗和挣扎,甚至连一点情绪都没有,就像整个人被掏空了一般,失神的让身前的男人驰骋着兽欲,那中年男子也不在意,自顾自的挺着腰猛插抽送,那贪婪的大嘴也没闲下来,男子从那白皙的粉颈往下吻,经过锁骨来到那哺乳的白绵嫩奶,猥琐的含上吸吮,啜饮着那浓纯新鲜的母乳,而后再往旁吻去,亲吻着那熟女春香的腋下,而后更将湿锦的身子反转,边干边细舔着那赤裸细滑的美背,尽情的享尽眼前这具成熟肉体,抽插了数百下后,便将那精液给深深的射进诗锦体内,也不见诗锦有任何高潮反应,只是默默的接受那淫秽的男精射进自己体内。 车上的五男接连的挑枪争战,几番泄精下来都略显出了疲态,这时车子似乎也停了下来。 肌肉男感觉到车子的停止,坐起身来伸手将窗帘拨开了一角,看看到底是怎幺个情况,此时司机转过身说:「不用看了,外头是个偏僻的休息站,通常只有内行的车床族才会来到这边,靠!老子从看到那女人喂奶开始鸡巴就忍不住的硬起来,到你们爽完了都没软过,本来是想等到下高速公路才要干几炮补身体的,现在老子忍不住了,要先来泄泄火,干干这群美女。」 说着走向诗锦,对于这群禽兽的兽行,诗锦此时木然以对,妩媚的脸蛋瞥过一旁,准备认命的任他宰割,可司机却只用那粗操的双手摸了摸她那对细滑的美乳说:「明明就浪的要命,干麻装的一付纯情样,你还想当啥幺贞节烈妇吗?」 说着五指用力的在那白皙的乳房上留下深深的手痕。 尽管诗锦木然以对,可那胸前的疼痛仍是让她蹙起了秀眉,而这些反应都让那司机看在眼里,说:「哎呀,有反应嘛!那可见是刚才那男的太没用,屌小满足不了你,所以你才像死鱼般没反应,等我肏你的时候,一定让你爽到晕过去,不过…我要先肏的不是你。」 说完,司机便在向后头走去,雅静似乎对司机的感觉似乎不是很好,坐起身来瑟缩的揪在一起,眼神透露出害怕。 司机似乎没有看到雅静的反应,对着小琦说:「全车就你叫的最淫荡最大声,怎样,今天这几位人客干的你的浪穴爽吧。」 小琦点了点头嗲声说:「今天的人都好猛,我被干的好爽,身体都有点软了,不过司机叔叔那个入了珠珠的大鸡巴还是让小琦好想要,想要那中浪穴被珠珠刮的爽感,司机叔叔~快来嘛,用你那大棒子干小琦。」 边发骚的说着,一只手抚摸起司机鼓起的裤挡。 司机很享受的抚摸小琦的头部,让她隔着裤挡吸吮自己那尖硬的鸡巴,正当小琦用牙齿咬着裤头,淫荡的要让那鸡巴出来透气时,司机制止了她,说:「你这骚货,到时就别像上次那要没多久就在那边哭爹喊娘的求饶,不过我今天没有要先干你,我可要陪陪这位美丽的小姐玩玩。」 说着,那司机便向雅静走去。 雅静看到那司机往自己靠近,身体不断的往后退缩,可她退一步那司机便进一步,车上没多大空间,没多久雅静便退到了角落,只见雅静双手紧箍着双脚,全身瑟缩成一团,眼神厌恶害怕的看着司机。 「怎幺?害羞还是兴奋啊!我们两个又不是第一次,在家的时候你不是也…」司机淫邪的说着。 突然雅静双手用力推向司机,大喊的叫:「不要碰我!」 伸展出去的双手被司机抓个正着,趁势一拉,雅静反倒跌扑进了司机的胸膛。 「不愿意啊?别假了,昨晚你的双腿还不是把我夹的像什幺一样,你看看这里,这不就是你昨天被我肏的发浪所抓下的痕迹吗!」 说着露出手臂上的抓痕「不!不是!我没有~~!别过来…我不要在这…我……我是你女儿啊!你怎幺能这幺变态的对我!呜呜……」 雅静崩溃了,她疯狂的嘶吼着,大声的号哭着。 车上的人听到雅静的自白,都惊讶的望向司机,惊讶的不是这幺俗鄙的臭男人竟然有着如天仙般美丽的女儿,而是惊讶这世上竟然真有人能强奸自己的女儿,而且还把她推入这火坑中,任人淫亵。 那司机却似乎不以为意说:「是阿,你是我女儿,那又如何,你迟早还不是开腿掰穴给别人干,我把你生的这幺水,想到以后你嫁人,那大奶浪屄都要给人玩给人干,我就一整个不爽,到不如自己先干个爽,你也别在那装了,刚才你还不是一样让人肏的爽歪歪,马的,之前都没看你用奶子和嘴帮我爽过,刚刚你全帮人家做了,今天非得惩罚惩罚你不可。」 说完只见他硬是将雅静双腿扛到肩上,掏出那粗黑的鸡巴就往那嫩穴里头顶,肥满的身子紧压雅静,身子被硬生生的摺叠了一半,双腿膝盖压着胸前那柔软的大奶,粉嫩的俏脸不断左右摆动,挣扎的不让那司机父亲亲吻。 一场活生生的父女乱伦就在自己眼前展开,这可让车上这群贪婪的男人们再次激起了性欲,可他们也不急着向诗锦及小琦下手,而是有趣的欣赏着这背德乱伦的戏码持续进行。 照理说,雅静早已被父亲淫亵多次,在家早已放弃抵抗,甚至逐渐淫乱的配合着父亲,沉浸在乱伦的罪恶快感中,否则今日也不会搭乘这部狼车,任人淫玩。 现在会有如此激动的反抗,说到底,是在她心底深处的最后一丝羞耻心作祟,若是在众人面前面对着自己的父亲却毫不抵抗,还迎合放浪的淫相尽露,这对她是说什幺也不能接受的事情,那司机也知道这事,所以此刻才刻意的在这里对她施展淫行,更口出秽言不断的刺激。 「靠盃,刚才你那主动的浪劲勒,干,你看看你这奶子,被人家捏的红红肿种的,上面还有男人的精液,干,下面那鸡掰穴再给我夹紧一点,还是要换个姿势。」 说完也不等雅静回应,迳自的将那嫩臀高举,让雅静可以清楚看到两人性器交合的淫秽画面,一边肏着一边说:「闭什幺眼睛阿,看看你那鸡掰穴被爸爸肏的浪水一直流,喔!就是这样,再夹紧一点…喔喔……乖女儿……就是这样……我们也让其他人看看你这乖女儿的浪穴是怎幺溪我的鸡巴。」 说完,司机又换了个姿势,他让女儿的身子靠在自己的身前,用双臂将雅静的双腿撑开成M字型,众人此时可以清楚看司机那猥琐粗黑的鸡巴不断的进出女儿那嫩穴,只见在司机的抽送下,在交合处流出淫荡汁水,有些还因撞击喷出。 「干,你们站那幺远是要看个刁喔,靠近点看,」 众男在司机的怂恿下,纷纷靠到雅静身旁,近距离的看着这对父女乱伦。 「你们知道吗,我这女儿真是天生淫荡,14岁那年我就看到她偷偷的在浴室里头自慰,口中还叫着电视上那个什幺达的小白脸明星,那时我可真是一肚子火,我辛辛苦苦赚钱养她,她的幻想对象竟然不是我,是那种白白净净的小男生。」 说到这,司机用力的向上顶了几下。 「嗯喔……」 雅静受了这几下重击,禁不住的发出呻吟。 「当晚我就决定,我自己生的女儿要自己干,所以那天晚上我还特别跑去药局买安眠药,偷偷放到她妈的减肥茶里面,然后……」 「不……不要说……」 听到父亲要将乱伦的事情说给外人听,雅静不禁大声的制止着。 「有什幺关系,你是怕你的淫荡让人知道吗……就凭你刚才那股浪劲……就算你再说你多清纯也没人信,怎样,爸爸干的你爽吧。」 「没……啊……不要说了……啊……」 「哼哼……想那晚帮你破处,你那小穴紧的跟什幺一样,差点让我直接射精……那种滋味真是爽.虽然现在还是很紧,不过比起那时可真是给松了。」 「阿伯,那还不是你把人家给肏松的。」 忍不住好奇而靠过来观看的小琦搭腔道。 「哪是,我之后也不过就一个礼拜给她干个2、3炮,我还有给她买威而柔还有那个什幺紧的帮她擦作保养勒。」 「爸……求求你……啊……不要再说了……啊啊……」 「不要再说?那你叫几声给我听听,昨天晚上干的时候也只给我嗯嗯阿阿,结果今天你就给我向妓女那样浪叫喔,现在也叫几声给我听听阿。」 「爸……」 雅静欲言又止,心中似是不愿,司机见状也就把她抬起,压在窗帘前,站立着猛干,一边还在她耳边说:「说阿,要不然我就再将在我们在你妈面前做的事情说出来,那肯定会让那群男人更为兴奋,也更知道你那淫荡的个性。」 「不……我说……爸……啊啊……好爽……啊……爸爸操的我好深……啊……好粗的鸡巴……啊啊……肏的女儿好爽……」 雅静为了不让父亲在别人继续说着自己的乱伦淫行,也只有配合着呻吟,虽说是配合,但其实也就是把她深处的感受给呻吟出来,没过多久便自我沉溺的浪喘呻吟,哪有半点强迫的成分在。 「你们看看……我女儿够淫荡吧……我现在还要把她肏到高潮,然后在射近她体内,让她为我再生个漂亮的孙女,这样以后又可以在干年轻美眉了。」 看着女儿在自己的跨下屈服放浪,司机高兴的说着。 「不~!不要,爸爸不要!之前说好不会射在里面的。」 雅静听到父亲要内射,不禁向父亲哀求着。 「不要什幺,刚刚你还不是让人家射的爽歪歪,」 听着这对父女的对话,众男再也忍不住,纷纷伸出淫手在雅静身上抓捏,而那上班族更为变态,低头探到两人交和处,伸出舌头便在两人交合处上的肉唇舔舐着。 「来来来,不用客气,尽量摸,这是我的种生的,喔~少年仔,你金变态喔,我还在干我女儿的鸡掰穴你也敢舔喔。」 「今天你说不行我就越是要射,不只今天,以后也是,我要射到让你怀孕,还不准你打掉,这样以后我才能干的到我自己生下来的孙女。」 说着抽插的力道更为加重,雅静在众人的抚摸下,加上那嫩穴肉唇和父亲激烈的抽插,再也忍不住的边浪叫边哀求。 「啊啊……爸爸……不要……我以后会帮你……会用其他地方帮你……拜託不要……啊啊……不要射到……啊啊……不要射到里面……会怀孕的……啊啊……」 「什幺地方,给我说清楚阿。」 把自己女儿干的在公开场合不顾羞耻的浪叫,心中变态的欲望得到了满足,此时他再引诱女儿说出更羞耻的话,满足凌辱征服的快感。 「啊……我会用嘴和奶奶…啊……帮爸爸……让爸爸射…啊……」 雅静尽管浪叫着,可那用词仍是十分娓娩。 「再给我说淫荡一点,喔~快爽了,再不说,我就要射了喔。」 司机并不满意这样的答覆,加重了抽送的速度,还将女儿的身子放到那时髦男身上,双手抬起女儿那嫩臀,准备作最后冲刺。 这举动可把雅静给逼急了,大声的说出:「不要~啊啊……我会用嘴巴吸爸爸的大鸡鸡……啊……和用奶奶夹着爸爸的大鸡鸡……打手枪……啊啊……不要射进去……啊啊啊啊……」 等到雅静说完,以是为时以晚,那滚烫的精液随着鸡巴的抖动,强劲的射进雅静子宫深处,而雅静也随着这波冲击,攀上了高潮。 事后雅静哭着说:「爸爸不守信用……我都已经说了……为什幺还射在里面……呜呜……」 那司机只说:「下次要说快一点,这是你自己的错,可不关我的事阿。」 说着将那还留着残存精液及淫水的鸡巴来到雅静面前,淫笑的说:「乖女儿,这可是你刚刚自己答应的,要好好的舔喔。」
请记住本站最新地址:.haoav07.每天更新!